CakesAndAle

【炸贱】同居30题-1

1、 相拥入眠

许多人都向往过电影里的相拥而眠,等到二十几岁,终于有了对象,展正希才知道那些电影误人不浅。

首先,如果是面对面的睡法,温热的呼吸和不属于自己的头发一定会让皮肤瘙痒发热,难以适从,说不定一觉醒来还会发现嘴里有对方的头发。

从背后搂住也不靠谱,被搂的那个也就算了,搂人是真的辛苦——如果见一再矮个十几公分搂起来肯定顺手得多,但事实上对方是货真价实的一米八还带几块小肌肉的大个子,硬邦邦的,死沉死沉的,搂个十分钟就足以让你心中的所有温存幻灭。

至于电影里出现的那种浪漫至极的枕着胳膊睡,展正希光是想想就觉得难受——睡多了保准一个得肩周炎,一个得颈椎病。说起来从前他被见一那样枕着睡过一夜,第二天起床那滋味,感觉整个肩膀都废了,老半天都没能复苏过来。 

“所以你们都是各睡各的?”

展正希说不是啊,主要是那家伙每晚都牛皮糖一样贴上来,撕都撕不开,迫于无奈还是得相拥而眠。

2、 一同外出购物

“好累,走不动了……”见一两只胳膊挂满了购物袋,腰都被压弯了,满脸疲意,一步拖着一步跟在展正希身后。

展正希手上也拎着同样多的大包小包,在商场门口停下来,说差不多了,再买点洗衣液就回家。

“不能改天再买吗?”

“昨天的衣服都还没洗。”

房子是新租下来的,除了几堵白墙以外什么都没有,今晚两人给新家买下了大堆生活用品。大学以后,他们异地谈了好几年,这是第一次有长期同居的打算,彼此都兴奋难掩。

懒得寄存了,见一说你在这里看东西,我进去买了就出来。展正希说行,但他看到见一提着四桶最大号的洗衣液出来时,实在没忍住抽了抽嘴角。

“你他妈要用这个泡澡?”展正希问,“你买这么多怎么提回去?”

“一次性买好了以后就不用麻烦啦。”见一说,“没事,一人提两桶,一会就到家了。”

“先不说提不提得动,你买这么多是打算用三年?”

见一捂住耳朵,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态度,他说:“太过分了吧,刚刚是你自己说要买,我都说别买了别买了,你非要买,现在你又骂我!”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同居以后,展正希发现见一一旦失眠就会爬起来看恐怖电影。有一次展正希夜起上厕所,已经凌晨三点了,他发现见一还戴着耳机,窝腿坐在床尾,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脑屏幕上血肉模糊的僵尸鬼怪。

他坐在旁边陪他看了一会,终于还是困倦难忍,想要上床睡觉,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件往事:“所以你是根本不怕鬼?”

见一摘下一边的耳机,挑眉问:“什么?”

这家伙当然是根本不怕!展正希郁闷地想:又上当了!

中学时期他们一起看过一次鬼片,见一吓得哇哇大叫,要抓他的手,要抱他,看完还宣称有心理阴影,要跟他睡同一个被窝。

见一安静地笑了一会,“不然我找什么借口靠近你?”

4、 一方的起床气

展正希的起床气不是暴躁易怒要骂人的那种,而是板着一张脸,抿着唇,一语不发,也不太搭理人,直到刷了牙洗了脸,早餐下了肚,门外的大风把残缺的睡意刮尽,起床气才会完全消散。

那段时间里,见一自动自觉地不招惹他。后来见一对他说:你的起床气很讨厌你知不知道。

展正希满脸疑惑:“是吗?有这种事?”

5、 做饭

周边的餐厅陆续被查出食品不合格的问题,当地电视台也曝光了那些光鲜亮丽的门店内令人作呕的厨房实况,两人终于察觉到有必要给他们半年前购置的厨具拆包了。

从楼下的报刊亭买回一本中餐食谱,两人每天下班后都齐心协力地探讨美食的秘密。

后来见一给莫关山打电话说:“我们两个能去你家蹭饭吗?我们快把自己毒死了……”

10、 早安吻

展正希一字一顿地说:“没有刷牙之前,不准亲我的嘴,不然把你从窗户丢下去!”

“那就是嘴巴以外的地方都随意是吧?”

展正希嗯了一声。

“这里也可以?”隔着宽松的睡裤,见一用力抓了一把他的裤裆——在被窝底下。

展正希立马捂住自己下面,“别乱碰。”

“明明就硬了嘛……”

11、 替对方挑衣服

见一坚持每天给展正希搭配衣服,力求在正装中也搭配出独特的风采。

“我的男人,绝对不能每天都穿得跟卖保险的一样。”见一是这样说的。

后来见一偶然去了一趟展正希的公司,发现他身边那么多妙龄女性以后,从此就不再为他精心搭配衣服了。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有次见一不知道从哪捡了只受伤的野猫回家,同情心泛滥地说要养。带去宠物医院治好了,又兴致勃勃从商场买回了猫窝食盆和猫粮。展正希也觉得那头雪白的小猫咪挺招人疼,但一想到它要在地毯、沙发甚至床上打滚,四处掉毛,以及可能留下各种细菌便觉得头疼。

偏偏见一还恨不得抱着它起睡觉。

展正希坚决不同意让那小玩意儿上床,他说:“买个大点的猫窝,以后你俩一起睡得了。”

一周后小猫走失的时候,展正希心里其实是有点高兴的,但是看到见一愁眉苦脸,伤心得饭都吃不下,还是想方设法帮他把小猫找了回来。

13、 一方卧病在床

展正希总不相信,总不相信自己感冒了。所以后来他不得不承认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卧病在床了。

见一请了两天假在家照顾他——即使展正希无数次声明,自己并不需要被照顾,他需要的只是安然无扰地躺在床上休息。

昏昏沉沉地从病中的噩梦醒来,看到的是一张蠢笑着的脸孔,见一用勺子舀了一口碗里的粥,吹凉了,这才送到展正希嘴里。

“我还没瘫痪呢。”展正希夺过他手里的碗,三两下就把粥喝完了,同时成功阻止了见一为他擦嘴。

“怎么样?我特地为你熬的青菜瘦肉粥。”

说实话,没吃出什么来。展正希说:“我病得味觉退化了……”

“没事,很快就会好了。”见一抱着他,拍拍他的背安慰道,一边凑上去吻他因为高烧而泛红的脸颊,低声说,“你现在的样子好可爱啊!”

“烦死了,你是变态吗!?”

29、 意外的求婚

(!本段是借梗写文,梗源这位超友善的 @米汤 大大,这里原文→《笨蛋从来不紧张》

他们是高考毕业以后在一起的,上大学后便迎来了旷日持久的异地恋,接下来好几年都是聚少离多。

见一经常在大小节假日里乘火车去找展正希,头几回展正希还给他介绍朋友,带他去走景点之类的,后来便多在酒店里度过——往往都是没羞没臊地在房间里腻歪了好几天以后才后知后觉应当出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两人行走在异乡的夜市里,陌生的环境反而让他们心情放松,周遭的人语喧声也使他们心安。见一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个戒指盒,语气相当郑重其事:“展正希,跟我结婚吧,下半辈子都跟我在一起。”展正希怔了怔,第一反应是这想结也得有地方结才行啊。见一看他不出声,脸上发热,激动得语无伦次起来:“完了,我是不是应该单膝下跪啊?我忘了,重新来!”

展正希往他脑袋上呼了一掌,“跪什么?给我看看。”

见一把戒指盒递给他,心里砰砰狂跳,紧张得要命,生怕展正希不接受,又手忙脚乱地给自己找台阶下:“你要就收下,不要还给我,我拿去退掉,这戒指可贵了。”

“我要。”展正希打开盒子,手指轻轻碰了碰并在一起的两个戒指环,凉凉的,他注视了它们好一会儿,这才取出其中一个,拉起见一的手给他戴上。见一接着也给他戴上了。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两人紧紧抓着手,晚风迎面刮过来有点冷,后来他们就把手塞到展正希的棉衣口袋里去了。

“展正希先生,你愿意和身边这位男士结为伴侣吗?无论贫穷还是富裕,疾病还是健康……无论对方半夜打电话烦你还是打游戏拖你后腿,偷你的内裤还是……”

“闭嘴。”展正希忍不住笑了,他攥紧了些见一的手,“我愿意。”

“还没说完呢!无论偷你的内裤还是……”

“还是每天对我撒娇一百次。”展正希接上去,“我都会喜欢你,爱你,忠诚于你,直到死亡。”

“我靠我好他妈感动!!”见一跳起来,一把抱住他,“我现在就要亲你一口!”说完不等展正希拒绝就迅速吻上去,之后见一催他,“到你了到你了。”

“到我干嘛?”展正希开始装傻。

见一把嘴撅得老长。

“你要跟我结婚吗?无论发生什么事,就算有时候我忍不住揍你——”

“不行,家暴的话我会考虑离开你的。”

“好,暂时不揍你。……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愿意在我身边吗?”

“当然了!”

评论(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