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炸贱】同居30题-2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从前翻开幼年时留下的照片会觉得脸红,穿着可笑的演出服,涂着大花脸,在镜头前亲密地挨在一起比剪刀手的傻孩子真的是他们吗?

藏起来,压在箱底,让它们永不见天日吧。

很多年以后的一个下午,在地下室的杂物堆中发掘出这件旧物时,他们早已忘记了这个相册的存在。他们跪在地板上,手指轻轻拂去泛黄的照片上的尘埃,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你小时候看起来真蠢哈哈哈哈哈!”

“彼此彼此。”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这里写着衣帽服饰……你到底买了什么?”见一把箱子扛上楼,一脚踹开房门,气喘吁吁地问。

“衣服。”展正希在忙着打僵尸,头也不回地说。

直到次日,见一望见阳台上那几十只在晨风中飘扬的红裤腿时,他都以为展正希是买了一件厚棉衣。事实上他买了一打红色运动裤。

见一坐在沙发扶手上捏了一下眉心,缓缓开口:“我以前有段时间觉得你很不讲卫生,因为你连着好几天都穿同一条裤子,我在想它为什么不发毛……”

“你傻不傻?”

“直到有一天我去到你家,才发现你有成打成打一模一样的白T,运动裤,还有白色四角内裤。”

展正希问这有什么问题吗。

“实在是太丑了吧,你为什么从来不考虑换一下你的穿衣风格?”

展正希耸了耸肩膀,说习惯了就好。

“不行,我习惯不了。”见一说,“我一点都不欢迎你那排辣眼睛的运动裤待在我的衣柜里。”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宝贝,你要先听坏消息还是更坏的消息?”

展正希刚洗完澡,倚在床头看杂志,“第一个。”

“机场因为台风关闭了,我现在不知道要在这边等多久。”

“所以你赶不上我的生日了?”展正希翻了两页,可眼神根本没放在书上,他皱起眉问,“更坏的消息是什么?”

见一说:“你刚刚说的就是。”

14、 午睡

见一有时会枕着展正希的大腿睡午觉。展正希总忍不住在这时揉他的头发和掐他的脸——见一的头发细滑柔顺,脸上的肉软软的,摸起来超舒服,因为睡着了,不乱动不反抗,不会说煞风景的话,还不会被他反摸回来。

但是,如果不慎把他弄醒了就比较麻烦了……

19、 离家出走

热恋时永远想不到他们有朝一日也会面临吵架到离家出走的境地——虽然怒气汹涌只在一瞬,但也足以让见一把挂在衣柜里的衣服抱出来,连着衣架一起塞进行李箱里,大步流星摔门而出。

夕阳在天边的晚霞中逐渐消融,路灯也亮起来了。十分钟以后,见一蹲在大马路边喝着西北风,一边愤愤不平地想:“明明房子两人都有份,为什么我要离开,而不是把他赶出门?”

好吧,他不舍得。

意识到这一点后见一就更烦躁了,他双手抓了抓头发:“为什么展正希不挽留我呢?……我数到一百他要是不打电话过来道歉我就真的生气了。”

见一拖着行李箱在自家小区附近委屈巴巴地晃悠了许久,也没跟出门来找他的男人“偶遇”。他肚子饿得要命,夜深以后外面又黑又冷,四周围都看不见个人,见一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回家。

家里还开着灯,客厅里满地狼藉,还保持着下午离家出走时的原样。而且没人在家。见一坐在沙发上等了许久才听见开门声。

门拍上,钥匙哐当一声丢在鞋柜上,一脸疲意的男人从玄关走出来,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时非常惊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见一眼眶泛着红,张口就问你去哪了。

“去了一趟你妈家。”

“你去我妈家干什么?”

展正希抹了一把脸,认真地说:“呃……电视剧里女主角离家出走后不都要回娘家吗?”

见一眼神定定地盯着他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轻轻骂了声混蛋,问他为什么不给自己打电话。

“我们刚吵完架,这种气氛下不太适合打电话吧?”展正希实话实说,说到一半连自己也笑了。他捋起袖子,跨过遍地杂物走上去,把见一从沙发上拽起来:“别干坐着啊。你去煮晚饭,我来收拾一下这里。”

20、 一个惊喜

见一穿着条松松垮垮的低腰破洞牛仔裤,左手搁在裤腰上,对展正希说要给他一个惊喜。“你看好了,不要眨眼——”见一把裤腰连着内裤边沿一起翻开,只见胯骨上清晰地显现出三个潇洒飘逸的英文字母,ZZX。

展正希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你这白痴……什么时候弄的?不疼吗?”

见一说上午刚约纹身师做的。“其实一开始我是打算把你整个名字都纹上去的,”他说,“不过我怕疼,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你脑子进水了?怕疼还弄?”展正希要扒他的裤子,“只有这一个吧?还有别的地方吗?”

“哎,没了,别动我……你是不是很惊喜?”

“蠢死了……”展正希抱着他的腰,脸贴在他小腹上,过了一会,他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一句,“你的名字只有五划。”

见一嗯哼了一声,“你要纹就纹在左胸口,在离心脏最近的位置,你觉得怎么样?”

22、 一场飞来横祸

见一攒钱买了双对戒,在陌生的城市的广场上对展正希求婚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后来他们举办了一场真正的婚礼——有具有法律效力的结婚证、有亲人朋友相伴,还有司仪、礼服、音乐、鲜花和酒席那种。

蜜月结束后回国时,那次飞行遇上了强烈的气流,飞机颠簸得厉害,机舱里的乘客乱做一团、吵嚷不休,尖叫声不绝于耳。

见一的心怦怦狂跳,仿佛要冲破胸腔,他握着展正希的胳膊的手指骨节泛白,青筋暴起,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要是交代在这里了,起码这辈子的遗憾少了一个。”

“你在说什么丧气话?”展正希咬牙切齿道,额角冷汗直流,“不会的,你冷静一点!”

“我是无所谓,反正我俩领证了,拉着手一起,挂了也还是一对,主要是我俩英年早逝以后咱爸妈得多伤心啊!”

展正希想说你闭嘴,但觉得口头阻止不如实际行动有效,于是掰过见一的肩膀,扣着他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下去。

唇齿相接还远远不够,舌头也要伸进对方的嘴里去疯狂地舔舐和吮吸,骨子里肆虐的求生的欲望迫使他们抵死缠绵。直到广播提示飞机已经平安通过雷雨区域,他们才后知后觉嘴里有了血的腥味。

用袖口抹去唇角的津液,彼此的胸腔都还在剧烈起伏。他们相视一笑,紧紧握着对方的手。

“你知道吗我刚刚差点被吓到心脏骤停?”

“我也是!”

23、 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别人家的小孩是可爱啦,不过我有展希希就够了。……他也对小孩没什么兴趣。……领养吗?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其实不是亲不亲生的关系,主要是我们都不觉得小孩是一个家庭的必要成分,大多数时候我们都觉得二人生活非常完美。……哈哈哈我们两人家里都没有皇位要继承,也不害怕自己的染色体失传,我们有能力给自己养老——再说,这种事指望孩子也太不靠谱了吧?而且我们彼此肯定会相伴到老,也不用害怕孤独之类的……啊,对啊。父母也都算比较开明吧,一开始他们确实想做试管婴儿、代孕之类的,我和展希希讨论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不要。……是的,一个孩子就应该在满怀期待的情况下诞生,如果我们都不太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想要一个孩子的话,那么我觉得,最好就不要去尝试。”

26、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见一有毛手毛脚的习惯,比如说趁展正希打游戏时揉他的头发,后来发现这样无法惹怒他以后,他及时改进了自己的骚扰方式——掐腰,揉胸,摸屁股等等。

展正希对他有一个忍耐限度,抵达这个限度之前,他稳沉和气、不为所动,任由见一撩拨,专心致志于自己的游戏。超过那个限度以后,他会将游戏机把手丢到一边,把见一按在沙发上操,并且不接受他的任何撒娇求饶。

27、 穿错衣服

见一的衣服都是自己买的,展正希的衣服大多也是他买的。也许一开始确实会分哪件属于哪个人,但时间长久难免会乱套。

比如说展正希昨晚收在床边、打算次日穿上的衬衫,第二天却已经套在了见一身上。这时候他会委婉提醒,并且希望对方把衣服脱下来,物归原主。

“是吗?”见一挑了一下眉,满不在乎地说,“你来扒啊,扒下来我就给你。”

展正希上去,三下五除二把他身上的衬衫扯下来,丢在地上,然后一把将见一扛起来放上床,压上去吻他。

“喂,你怎么突然……”见一歪头避开展正希温热的唇舌和吐息,微红着脸问。

展正希跪在他身上,一双大手握住他光滑的腰身,理直气壮地问:“你不是说扒下来就给我吗?”

“我是说衬衫,不是我啊……啊!”

评论(1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