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炸贱】同居30题-3

6、 大扫除

“我默默地,无望地爱着你——”展正希把拖把丢在一旁,抽出橱子底下的一个旧信封,打开来看,声情并茂地念道。

见一正站在梯子上擦窗,停下动作,慢半拍地问:“什么?”

“你以前给我写的情书。”展正希扬了扬手中的信纸,高声念下去,“……有时苦于羞怯,又为嫉妒暗伤……你真的太肉麻了,这种东西你是怎么写下去的?你不脸红吗?”

“等等!我给你写的?”见一想了想,好像确实是有这么回事,他从梯子上下来,跑过去抢,“我以前都写了什么呀……”

展正希高举起手,坏笑着说:“别动,让我给你念。”

“不行,你还给我!”见一扒着他的肩膀,踮起脚去够他手中的东西。

展正希看了一眼,立马拿开,继续念下去:“我爱得那么温存,如此专一,啊,但愿别人爱你也是这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快闭嘴!”

15、 帮对方吹头发

“展希希我给你吹头发吧?”见一拎着吹风机跑到客厅里,展正希随口应了一声,直到吹风机在他耳边嗡嗡作响,他才反应过来,赶紧摆手拒绝:“不用,一会就干了。”

“我给你吹嘛。”见一捏了捏他的后衣领,“你看,水滴下来,衣服都弄湿了,感冒了怎么办?”

“我从来——”要不是前几天才病了一次,他就要脱口而出自己从来不感冒了。见一最后还是按着他的脑袋给他吹了,并且在展正希挣来动去的过程中把他的一撮头发卷进了吹风机里。

难闻的糊味在客厅里弥漫。

“都让你别乱动了!”

“都让你别给我吹了!”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见一洗完澡后穿不穿衣服全看心情,经常光着身子满屋子乱跑,每次展正希都骂他,说感冒你就知道错了。

见一说这天气热得要命,我连自己的皮都恨不得扒下来,感个屁的冒。

展正希皱起眉,严肃地说:“你这样会影响我打游戏,我一分神就输了,都怪你不穿衣服。”

24、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在沿海地区住了二十几年,基本上每年盛夏都闹几次台风,往往雷声大雨点小,最猛的一次不过折了几颗路边的小树。

谁知今年倒了霉,台风山竹中心附近的狂风暴雨区正好打他们头顶经过,两人被窗玻璃的狂响惊醒时已是凌晨,但天光仍然晦暗。

屋外山摇地动,狂风裹挟着暴雨由远及近、从四面八方向他们的寓所袭来,雨脚声中夹着激烈的闪电雷鸣。见一把窗帘拉紧,打了两个喷嚏,光着脚踩上床,钻进被窝里去,挨着展正希的胳膊说:“降温好厉害啊,昨晚还热得要命。”

展正希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遥控器:“那我把空调关掉了?”

见一说你傻不傻,早就停电了。

昨晚台风一来就停水停电了,他们两个还在被窝里面腻歪,当然不会知道。

“所以我们今天都吃什么?”

见一支起脸,问冰箱里都有什么。

“能直接吃的估计就只有生菜了,我们一人啃两颗,撑过今天没问题。”

“不行!我不吃草,我要吃肉!”

“门都出不了你还挑食?你饿着吧。”展正希按着他的脑袋说。

“不让我吃肉我就吃你。”见一爬起来,坐在他腰上狞笑着说,接着弯下腰,咬了一口展正希的鼻梁。

25、 喝醉

“展正希,我听说人喝醉以后,就会表现出他内心最真实的一面。比如说吧,我妈一喝醉就兴奋得要命,抓着我一个劲儿地唠叨啊,觉都不让我睡……我说,你怎么喝醉了也话这么少啊?”

见一背着展正希在人行道上一直往前走,路灯接连着缩短又拉长两人的身影。

“你真的不趁醉酒对我激情表白吗?”

见一双手托着他的大腿,用力把滑下去的人往上抬了点。带着酒精的温热吐息喷在他的耳后,而对方湿润的嘴唇也有一下没一下地碰着他的脖颈,见一微微失神地想,以前自己喝醉的时候,展正希把他背回家的的途中,大概是什么心情呢?

“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准我喝多了,醉倒在外面是真的很让人担心啊……”见一自己停住脚步,声音稍微提高了点,“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在听!”这是展正希在他背上说的第一句话,声音不大,语气很是不耐烦。

“什么?你喝醉以后竟然比平时还要凶?太过分了……”

好不容易到家了,被人在耳边念叨了一路,展正希好像真的清醒些了,自己脱下衣服,态度强硬地拒绝了见一进浴室里为他洗澡。

“那你别关门,有什么事喊我。”见一叮嘱,掰过他的下巴,抬头碰了一下他的嘴唇,把他推进浴室里去,“好了,快洗吧。”

展正希长得确实好看,相貌并不过度张扬,但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无一不周正齐整、恰如其分,叫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来。皮肤是天然的蜜色,眼眸如墨海般深沉,两颊因为酒意而罕见地泛着潮红,出浴后的美男还只在胯部裹了一条浴巾,漂亮的肌肉和结实的大腿让人一览无遗。

见一心里挣扎了一会,最终还是把展正希塞进被窝里,啪的一声把灯关掉,摸黑吻了一下的额头,对他说晚安。

“为什么?”展正希握住他的手腕,“你不想做吗?”

见一的声音微不可闻地颤抖着:“你今天太累了,快睡吧,等明天就好了。”

“可是我有点想。”展正希抓着他的手不放。

见一只是睁着眼睛,在黑暗中注视着他,咬着嘴唇不出声。直到展正希把他揽进怀里,他轻声问:“你在害怕什么?……没事的,就算我家里不同意,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永远不会。”

28、 一方受伤

“你没事吧?”他冒冒失失地冲进病房,双手按在床架上大喘着气,急匆匆地问。豆粒大的汗水顺着他的额角流下,一路狂奔下合身的西装都走了型。

“还活着。”病床上的男人扬起嘴角,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

总算稍微冷静下来,拉过病床边的椅子坐下,双手握住那只没有挂上点滴的手往脸上贴。“你出门都不看路吗?”

“没啊,我主要就是运气太背了。那个十字路口根本没车也没人,不过我这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还是等了会绿灯,谁知我刚跨出去一步,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窜出一辆自行车……”见一下巴扬了扬,示意自己缠了绷带的胳膊。腿虽然折了,但是不大疼,最难受的是从沥青马路上擦过去的胳膊——刚刚护士给自己消毒的时候,真真的就像在剜肉割心。

展正希倾身凑上前,手指剥开他的眼皮,“哭得眼睛都红了。”

“我没哭,你知道的,就是那种……消毒水突然抹上来,刺激一下,眼泪就自己流出来了——哎,你都不知道那护士姐姐的动作多粗暴,我长那么好看她也不对我温柔一点……反正我真没哭。”

男人敷衍地应了几声,沉默半晌后,突然来了一句:“你在我面前嘴硬什么啊?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你就会惹病人不开心。”见一撅起嘴,伸出手说,“借你手机打游戏,你快给我削点水果吃。”

展正希掐了一下他的脸:“都瘫在床上了还记着玩游戏?”

“不然玩什么?”见一掀起眼皮看他,大声问,“病房play吗?”

“你想要的话我就满足你。”

“麻烦让让。”站在展正希背后的小护士高声说。她端着药水走到床边,托起见一的手,动作熟练地给他拆针头。离开之前,她频频回顾病房里的两个青年男子,最后实在没忍住说:“你俩还是节制点吧,到时候骨头错位了,医院这边是要负责的,想玩什么都回家玩去。”

18、 接对方回家

车子平滑地倒进车库,展正希跳下车,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轮椅还在车尾,你忘了给我拿。”

“你用轮椅上楼梯?”展正希一手撑着车门问。

“对哦……”见一看了一眼自己缠着绷带的小腿,说没事,他也好得差不多了,搀着他他应该勉强能走。反正也没几级楼梯。

展正希躬身,两手分别伸到他腋下和腿弯,一把将他从车里抱出来。电梯里遇到熟人真的尴尬得要命,于是他一路上都把脸埋在展正希胸口装死。直到展正希踹开房门,对他说欢迎回家。

21、 屋顶上看星星

爬到屋顶上看星星的原因是两人都在搬进新家的第一夜失眠了。城市里的空气质量一般,不过这几天大风过境以后夜空倒是爽朗了不少。双臂垫在脑后,翘着腿极目眺望幽蓝的星空,远处闪耀的星火如同透过缝隙泄露出来的异世之光。

他们记得在年少时也看过像今夜这样完美的星空,那时候他们还怀着隐秘且激烈的、芬芳又苦涩的爱情。而今他们从绚烂的黑夜和彼此的呼吸间感受到的却是永恒。

THE END

评论(2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