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炸贱】幼驯染30题

1.同样的衣着与玩具
2.那个是我的才对
3.捉迷藏
4.挤在一起的游戏或聊天
5.玩具枪与玩具刀
6.要上学了
7.人肉闹钟
8.一起回家
9.最后离开学校的我与你的等待
10.吵架
11.危险游戏
12.你内裤的颜色
13.一起睡觉
14.你的功课我来帮忙补
15.抄作业
16.住院/事故
17.生日礼物
18.有人给你写了情书
19.莫名其妙的隔阂
20.家庭变故
21.两个人的秘密
22.成长/细微的变化
23.离家出走
24.最近你有点烦人
25.你的事情我都知道
26.泪与笑
27.好久不见
28.我们的关系有点奇怪了
29.不敢告诉父母
30.多年之后被翻开的相册

——————————ready go——————————

1.同样的衣着与玩具

有一天下午,天气很热,阿姨告诉见一天气预报说有雨,让他带伞出门。他假装没听见,听到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鞋子没穿好就推门跑了。
叔叔阿姨都没下班,只有展正希一个人在家里。他们一起玩了弹珠,陀螺和赛车,最后跪在茶几边分吃一桶冰激凌。
见一指着展正希的棕色条纹睡衣说,昨天下午回家的路上,他在商店里看到一套一模一样的,他也要让妈妈给他买。
“见一怎么总是喜欢跟我要一样的东西?”展正希问,“作业本,玩具,还有衣服……”
“因为你喜欢的,就是最好的。”

2.那个是我的才对

为什么周末以后不是另一个周末,而是周一?
为什么周一应该上学,不是躺在家里睡懒觉?
见一从展正希的衣兜里掏出一条红领巾,好不容易系到了脖子上。展正希看了一眼,说这个是他的才对。
“是吗?”
“你老是丢,老是买新的,颜色深的那条才是你的。”
见一说不都一样吗。
“哦。”展正希还是盯着见一看,过了三秒钟,他说,“你绑得实在是太丑了。”
然后他给见一解开,重新绑了一遍,但见一觉得更丑了。

3.捉迷藏

他们总是在捉迷藏的游戏里得胜,因为他们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基地。比方说书柜——没有人会想到那么小的书柜能藏人,还是两个。
小书柜是件陈旧的古董,里头实在太挤了,散发着一股深重的霉味、书卷的油墨臭,也许还有死蟑螂之类的。见一和展正希鼻子贴着脸颊,肩膀挨着肩膀才能闭紧柜门。
汗水从鼻尖掉到嘴唇,衣服也渐渐被洇湿了,空气粘稠闷热,两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再坚持一下,见一。”
“好,你也——”话没说完见一两腿一软,接着他们就摔出去了。
输了,真不爽啊。
“起来!你压得我痛死了!”展正希用力推开他。
“啊……对不起。”怪不得摔到地上一点也不疼。

4.挤在一起的游戏或聊天

大家都喜欢去贺天家里玩。他家宽敞漂亮,游戏机总是最新款,而且没有大人管。
游戏对战,贺天和莫关山输了就会吵架,贺天抱怨莫关山拖后腿,莫关山骂贺天是垃圾,他们吵得高兴就会打起来。但见一和展正希从不劝架。
有一天,他们在游戏里酣战,忽然想起明天的单元测验。
贺天诚心安慰他们:“别担心,考试很简单,傻子都会做。”
见一跟莫关山一人翻了一个大白眼。
展正希说大家最好从现在就开始复习。
见一和莫关山拉勾勾,达成了友好协议,约定考试时要互通有无。
“得了吧,就你俩?”
见一问:“我们两个联手揍贺天,有胜算吗?”
莫关山捋起袖子,捏起拳头:“不管了,先揍再说。”
展正希从书包里拿出了课本和铅笔盒,问:“真的没人跟我一起复习吗?”

5.玩具枪与玩具刀

“哟——吼!你死了。”
刀子在见一的胸口划动,他捂住鲜血汩汩的伤口,两腿一软,倒在了血泊之中。
五秒钟。
十秒钟。
两分钟。
“起来继续玩啊。”展正希用玩具刀戳了戳见一的脸。“喂,你好烦!”展正希跪在地板上,双手用力晃他的胳膊,“见一你是不是傻——”
“嘭!”见一突然坐起,迅速把枪抵在他的额头,扣动扳机。他吹了吹冒烟的枪口,庄严宣布:“我刚刚在装死,现在你是真死了。”
他的凶器是一把塑料小水枪,枪柄有一头粉红小猪。

6.要上学了

“明天要上学了。”
“嗯。”
“听说三年级的功课很难。”
展正希趴在沙发上打游戏,许久,又嗯了一声。
见一踢了一下他的小腿:“怎么办?”
展正希翻了个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懒懒地掀起眼皮:“什么?”
“我说怎么办?”
“没事,你还有我。”展正希抿了一下嘴唇,死死盯着屏幕,一副很不服气的模样。见一知道他又输了一局。

7.人肉闹钟

“快起床!现在已经七点了!……你妈开门让我进来的呀。我没有换鞋,你不介意吧?喂,展希希你怎么又闭眼了?再不起我就摸你的耳朵了,不行,我还要摸你的脸,还有脖子——你好凶!你又不是女孩子,摸一下怎么了……哈哈哈没关系,迟到我也要跟你一起去上学。我去帮你收校服……你家衣服挂得真高,我够不到——咦?你怎么又睡回去了?”

8.一起回家

“见一你走那边。”展正希指着往右岔的马路口说。
“从前面绕过去也是一样的。”
五分钟后,下一个右转路口出现了。
“明天再见。”展正希面无表情地摆了摆手。
“没事,等会再绕……”
“绕个屁啊,你家都过了,再往前走就离你家越来越远了!”展正希炸毛起来。
“就当散散步嘛。”见一两手抄在卫衣口袋里,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反正好久没运动过了。”
展正希从身后拽住他的胳膊,一本正经地问:“你……是不是想跟我回家?”
见一摸着下巴,认真思索了一会:“被你一说好像真有点想。”

9.最后离开学校的我与你的等待

英语老师把见一叫到办公室,拿出两份作业,问他:“你俩是谁抄谁?”见一冷静地说自己小小地借鉴了一下他的。
英语老师扶了一把眼镜,冷哼一声:“借鉴?一字不漏的抄袭!”于是老太太把见一摁在办公桌上,让他把卷子重写一遍,再毫不留情地批上大片红叉叉,才恩准他离开。
冬天日短,太阳下山早。见一从办公室出来时,天色已经昏黑了,往外看一片朦胧,教学楼里也是冷清清的。他正要下楼,一抬头发现教室里还亮着暖黄的灯。
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襟危坐在临窗的课桌上奋笔疾书,偶尔支着下巴思考,有时还朝窗外看两眼。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望见了他,他也在看着他。他们隔着沉沉的暮色对视。

10.吵架

“展希希,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见一深深皱起眉,指着这个哭起来眼睛嘴巴鼻子皱成一团的小女孩问。
“别装傻!”展正希说,“你已经是第三次见她了,别每次都问同样的问题。”
“可我就是忘了啊。”
“怎么可能会忘?”
“我每天都忘记各种各样的事情,红领巾,校卡,钥匙,作业,考试……”
他哼哼了两声。
“就是忘了。”
“……”
然后他们就吵了一架。从小到大,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吵得不厉害,但十分莫名其妙,最后也没人认错,更无所谓的和好,就是全当这件事不存在一样地翻篇了。
见一当然知道展子茜是谁,但是,顺着嘴边说出口的话,总是先于意识的控制。
可能人就是这样不可理喻的生物吧,见一也不懂自己。

11.危险游戏

双手放开,让自行车从陡坡上溜下去,谁先扶住车把谁就输了。
风声在耳边呼啸,车轮子在脚下滚动;速度越来越快时,车把却开始歪了。
“呲啦——”橡胶轮胎和路沿的水泥剧烈摩擦,车身迅速倒下,把人摔出去几米远。
“喂!见一!你怎样?”有两三个人在喊。
“我没事……”见一用胳膊撑起身体,抬手抹了一把脸,轻轻嘶了一声,扶着墙站起来了。“我赢了吗?”他问。
身边几个人忙竖起大拇指,说赢了赢了,你真厉害。
“你玩够了吗?”展正希背着两个书包走上来,面色不善地揪住他的后衣领,冷冷地说:“玩够了就回家。”
“我是不是很牛逼?我告诉你,我玩这个从来没有输过!”见一眉开眼笑地炫耀起来。
“你把脸擦破了,混蛋。”他轻轻地说,语气很是不爽。

12.你内裤的颜色

“帮我拿条裤子过来。”妹妹离开,展正希总算大松了一口气,倚在床边捂着额头说。
展正希的衣柜收拾得井井有条。横杠上排着熨烫好的白衬衫,替换用的床单叠在里侧,拉开小抽屉,里面有半屉白色平角小短裤,也都摆放得齐齐整整。见一抽出一条,“你的内裤……都是白色的?太老土了吧。”
“你别管我。”展正希生怕妹妹误会了什么,心里正烦躁,“再乱翻你就死定了……”
“给,拿着。”见一把裤子递给他,展正希于是就在床上换起衣服来。
见一听到身后的布料的窸窣声响,想看又不敢回头,不知想起了什么,脸竟然慢慢涨红起来。“我……我去一下厕所!”
卫生间的门啪一声砸上了,展正希提起裤腰,疑惑地想:这小子干嘛冒冒失失的?

13.一起睡觉

班级海边露营,两人分配一顶帐篷。
大夏天的没有准备睡袋,一层防潮垫,一条薄被,两个枕头,人就这么睡了。
展正希一丝不苟地把睡衣的最后一颗纽扣扣上,这才掀开被子,正准备躺进去,忽然被眼前白花花的肉体晃了一下眼。展正希立马把被子给他盖回去,一脸严肃地说:“见一,晚上会冷,你快把衣服穿上。”
“我不。”见一把胳膊支在垫子上,撑起脸对展正希说。
帐篷里就这么点位置,睡起来只要不刻意往两边挪,不用说会挨到一起,更别说见一那股粘人劲儿……展正希隐约觉得脑壳疼,起身把他的衣服拿过来,摔到他脸上:“快穿!”
见一扒开脸上的衣服,说自己在家里都是裸|睡的,可舒服了,连内裤也不穿,“要是你不介意……”
“滚!”展正希大吼一声,“你要是敢脱内裤我就把你丢出去睡沙滩。”

14.我的功课你来帮忙补

开学第一天,展正希没进教室就看到见一的课桌上铺满了练习册和卷子。他正埋头奋笔疾书,恨不得能长出八只手来同时抓笔,嘴巴也没闲着,一直在跟课代表讨价还价。
“吃早餐没有?”见一忙得没空抬头,没等他张口回答,一盒饺子已经放到了他面前。展正希在他的前桌坐下,“喂,先吃早餐吧。”
“展希希,赶不完了……”见一惨兮兮地说,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眼睑上挂着两抹黑——俨然是彻夜奋战的结果。
展正希伸长胳膊揉了一下他的脑袋,轻哼一声:“活该。”
“展希希……”
“有话直说。”
见一一听有戏,顿时两眼放光,眼疾手快地把纸笔塞到他手里:“帮我抄抄这本,不用抄得太全,越快越好。”
展正希翻了翻手中一字不染的习题册,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撕掉写了名字的扉页,递给他。
见一惊呆了:“你呢?”
“我的忘在家了。”展正希面无表情地说。

15.抄作业

约好周日下午到展正希家里写作业,见一本打算东拼西凑一下敷衍过去,没想到展正希铁了心不给他看。
“快中考了,你可长点心吧,别整天就知道随便应付。”
见一碰了钉子,只好盘起腿坐在茶几边,叼着笔杆冥思苦想。一会儿揉脑袋,一会儿吃水果,一会儿上厕所,就是下不了动笔的决心。
“好难啊,我通宵都不可能写得出来……”
“你妹妹去哪了?五点钟了怎么还不回家?”
“展希希,我好像有点头痛,不骗你,是真的……”
“展希希,我问你,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算了,不喜欢也没关系,能把作业借我看一下吗?”
“……你是从来都不搭理人还是在针对我?”

16.住院/事故

展正希在校运会长跑上扭了脚,半个班的同学都拥上去了。见一拿着冰矿泉水,从小卖部跑回来时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他把水扔开,费力扒开人群挤进去,总算看到了重重包围内的展正希惨白的脸。
是真的很疼吧……见一难受得像是胸腔里被活活抽走了一把空气。
见一要把他背起来,一个又高又壮的男生问他:“你行吗?让我来吧?”
见一沉着脸说不用了,他当然行。
展正希伤得挺重,骨裂,需要住院一段时间。他爸妈上班没空,见一逮着机会就翘课去陪他。
很快就期末考了,所以就算在医院里,他们大多时候也在学习,学累了就看看电视。病房里的电视机放得很高,梗着脖子看久了难免后颈发酸,于是见一就躺在病床上看。每次看到一半,他们总忍不住靠着对方的肩膀睡过去。夕阳从窗帘缝里透进来,浅浅淡淡的光线洒在地板上,床上。风轻轻吹拂着窗帘,金色的阳光也在纯白的被面上跃动着,一直到天黑透了。

17.生日礼物
生日那天他们去吃了很热门的拉面馆。因为是周六晚上,排号等位的时间太久,吃完以后夜已经深了,而且还下起了大雨。
台阶下积了一大滩雨水,他们戴着同一副耳机,只能同步迈腿跨过去。汽车驶过,溅起大片水花,稀稀拉拉的行人快步向避雨棚逃窜。
只有一把弱不禁风的小伞,两人的肩膀紧紧贴在一起;雨滴像小石块砸在伞面上,四处漫起白茫茫的水雾,伞底人的腿伸得稍微快了就会踩入雨幕中。
“我听不到声音。”展正希摘下耳机说。他满耳都是哗啦水声,把耳机里的声音完全盖住了。
见一冲着他大喊:“那我给你唱吧。”

Let me hear
让我倾听
the sound of your heartbeat on my toes
你心跳的声音
Let me touch my ear on your chest
让我把耳朵贴在你的胸口
It rains cats and dogs
天空下起了大雨
I'm a little soaking mouse
我像大雨中逃窜的老鼠
Here wet with a blanket of rain
在路上淋得湿透
And I dream of you
此刻我心中想的全是你

在飞溅明亮的水光和震天撼地的暴风雨中,此刻我心里想的全是你。

18.有人给你写了情书
小惠给你写了情书,我把它贴到了学校的公告栏上。
非常下作。
等到十年以后,或许是二十年,等一切都在时间洪流的冲刷下变得无足轻重,我也许会把真相告诉你吧,就像说起一个笑话,就像谈起一件云淡风轻的往事。

19.莫名其妙的隔阂

“可是她是班花啊。”
“嗯?”展正希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超漂亮的。”展正希说对啊。“你不心动吗?”
“啊,不。”
见一把下巴搁在桌面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绿草地。太阳把绿绒似的草地照成了金色、紫色,数十只小鸽子在低空盘旋,总是不飞走。除草机嗡嗡作响,吵得人心烦意乱。见一写了一道选择题,又开始发呆。
“你最近是不是在疏远我?”
“没有。”展正希抓起橡皮要擦他刚画好的坐标图,擦了一半又停下来,盯着题目若有所思。
“没有吗?可是你都不跟我一起去厕所了?”
展正希说:“快写吧,下课就要收了。”
“那些鸽子是不是耳朵聋了?”
展正希闷哼一声,没回答。
“那么吵他们为什么不飞走?”
“我也不知道。”
“哦。”

20.家庭变故

见一光着上身,盘膝坐在冰面,面前跟他对视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西装革履,神情冷漠。
他的身体冷得打颤,这股冷气与其说来自冰面,更像是无根无源的,既是由肌肤与毛孔渗入,又像潜藏于身体内部,在他的血液与肉身里激荡不休。
眼前的男人徒然靠近,见一的瞳孔也条件反射地放大,那一瞬,时间几乎停止。下一秒,男人伸出手,用力推了他一把。他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地往下坠!
耳边只有呼啸的寒风,失重感从四肢百骸像他袭来。他的归宿只有深不见底的冰渊!
见一猛地睁开眼,仍未散尽的梦魇弄得头脑昏昏沉沉,光线刺得眼睛生疼,什么东西也看不真切,嘴里又干又苦,只有心脏跳得厉害。他下了地,跌跌撞撞往前走,忽然就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你怎么了?”展正希揉了一把他睡得皱巴巴的头发,低声问。
见一紧紧抱住他,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狠狠吸了几口气,直到确认了身边都是熟悉又安全的味道,这才放下心来。两条胳膊挂在展正希的脖子上,闷声闷气地说:“走不动了……”
“喂!”展正希晃了晃他的肩膀,“累了就乖乖躺着别乱动啊!撒什么娇?”
见一没有回应。
“混蛋!”展正希咬牙切齿道,终于还是半拖半抱把他放上床了,把被角掖好,摸了摸他烧红的脸蛋,“这家伙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21.两个人的秘密

毕业晚会上的真心话大冒险。见一害怕被人整蛊,一律选真心话,被问到内裤颜色,初吻初恋之类的问题,他全然无所畏惧。
直到后来,他再次被抽中时,对面的女孩子忽然开口:“你跟展正希关系那么好,那么说一个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吧。”
见一摸着下巴问:“真的……要说吗?”
女孩点点头。
“哦,那就只有一件了。”见一把杯中的啤酒饮尽,站起身说,“这是一件特别严肃的事情。那就是——”他摆出深情款款的神情,直直望进展正希的双眼里:“我喜欢你。”
“不带这么敷衍的,再这样我们就罚你喝酒了!”那个女孩子嗔怒道。

22.成长/细微的变化
去年买的上衣。
一扬胳膊,肩膀紧得难受;一俯身,半截腰就露出来了。
上个月穿还合身的裤子。
难道是魔鬼在半夜抄着剪刀把裤腿剪短了吗?
他兴冲冲给展正希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你一件事!我长高了好多!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明天见面你说不定就要仰视我了!”
保险起见,第二天见一往鞋子里塞了三个鞋垫,结果证明他那通电话不过是自取其辱。

23.离家出走
展正希和家里的关系很好,何况他本身不是那种一意孤行的小孩,更不是喜欢逃避问题的胆小鬼,所以他从不离家出走。
见一家里只有他和妈妈两个人,妈妈很疼他,他也很爱妈妈,如果妈妈发现他不在会很担心吧,所以他也不会离家出走。

24.最近你有点烦人。

见一他妈又是好几天不回家,他简直怀疑她已经把自己这儿子给忘了。他让展正希上他家里陪他,展正希一口拒绝。
见一拽住他的胳膊,死皮赖脸道:“可是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睡过了。”
展正希瞥了他一眼:“今天早上,送你来上学的那个人是谁?”
“你说他啊?我也不太认识……估计是一个行侠仗义的大叔吧。怎么了?”
“没事。”
“咦你不会是吃醋了吧?”见一几乎要跳起来,激动地掰着他的肩膀问。
“怎么可能……”
“你到底来不来我家?”
“说了不去。”
“啊!就是吃醋了!”见一心满意足道。
展正希戳着他的鼻尖,一字一顿地说:“你——好——烦。”

25.你的事情我都知道

你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
除了我最想知道的那一件
你喜欢我吗?
我的所有事情你都知道
除了我最想让你知道的那一件
我很爱你。

26.泪与笑

他们在火车站紧紧相拥——一个为了道别的拥抱。
这是他们第一次拥抱那么长时间,可能是半分钟,可能是两分钟,他不知道,但见一总感觉很久很久。因为直到现在,见一回到家里,拿起手机给他发信息时,仍然还能记起他怀里的温度。
“展希希,不过是一年而已,你好好在那边等我,我一定能考上你的学校,继续跟你在一起。等到那时候,不要再拒绝我了好吗?”

27.好久不见

一个修长挺拔的青年立在出站口。
他挤在人群里,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青年身穿一件深灰色羊毛大衣,衬得越发的肩宽腰窄,身高腿长,头上带了个喜庆的大红色毛线帽,掉出几根淡金色的头发来。即使看不大清脸,那潇洒身姿也惹得身旁的少女纷纷侧目。
“你戴这帽子我差点认不出来。”展正希拖着行李箱,径直朝见一走来。
见一上前两步,用力抱了他一下,两人拉开些距离,他眼底的笑意简直浓得化不开:“认不出我?没有感情了吧……”
展正希也笑起来,眉眼温柔极了,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脸蛋,低声问:“见一你是不是变帅了?”
“我不是一直都很帅吗?”见一说着,把手里喝剩一半的热咖啡递给他。
展正希扬起脖子,直截了当喝下两大口,舔了一下下唇,“嗯。”
见一刚想说什么,不知怎么的耳根泛起了点红,他越是意识到自己的莫名其妙,那点潮红越是不受控制地往脸颊蔓延。周围熙熙攘攘的声音好像渐渐远了,周遭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喂,你快说点什么啊……见一想。但展正希没有要开口的意思,见一劈手夺过他的行李箱,拉着快步往前走,大声说:“快点!我们回家了!”

28.我们的关系有点奇怪了

“阿姨好!”见一大大咧咧地跟展正希的妈妈打了招呼,轻车熟路地从鞋柜里取出鞋子换上,拉着展正希的行李直往他房间里去。
“妈,子茜呢?”
“学校里补课,你毕业以后,一中管得更严了……连高一的学生都要补。”
“就是啊,学校烦死了。”还在复读高三的见一感同身受。
两人把房门锁上,展正希脱下外套,直接往床上一倒。床单被褥都是新洗好的,散发着洗涤剂的清香,他把脸埋在被面上,轻轻地呼吸着。
见一坐在床边,伸手摸他的头发,展正希本想打开他的手,但是没有。
“这半年很累吧?”见一问。
展正希翻了个身,阳光正好从窗外洒进来,刺得人眼睛不舒服,他用手背盖住眼睛,从指缝里看见一的脸。“还好。不太累,主要是……”
“是什么?”见一撑着两条胳膊,居高临下看着他,认真地问。
“……孤独吧。”
“没有交到新的朋友吗?”
“有,有不少朋友。”展正希微微皱起眉,神情有几分恍惚,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要人把耳朵凑上去才能听见,“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总之情况比高中复杂多了,不过还是……”他掀起眼皮,两人的眼神忽然对上了。

一开始是见一俯下身亲他,不知怎么地,很快就变成了展正希把他按在床上,毫无章法地乱吻。眼睛,睫毛,鼻尖,脸颊,还有嘴唇。
持续地亲吻,让两个人的身体都变得热乎乎的。展正希喘着粗气,不断地问:“见一,我们这样好吗?”见一眼眶发红,喉咙像被堵住了,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抬起身舔咬展正希的脖颈,喉结,半晌终于哽咽着开口:“我不知道……但是我好想……”

29.不敢告诉父母

见一拎起外套就急匆匆地出门,正好和补习回来的展子茜擦肩而过,他一眼也没看她,直截了当地离开了。
“见一怎么不留下来吃饭?”妈妈问在房门口站着的,呆头呆脑的展正希,“你们吵架了?”
展正希沉着脸,眉头深深敛着,半晌才愣愣地点了一下头。
“这些孩子越长大越不懂事,你们小时候关系多好,从来都不闹矛盾……”妈妈自顾自抱怨着,回过神来时展正希已经摔门而出了,连鞋子也没换。妈妈提着锅铲在背后大喊:“喂!你也不吃饭了?”但留给她的只有一连串的脚步声和逐渐缩小的人影。

30.多年之后被翻开的相册

十年以后。
手机嗡嗡震动了一下,忽然就没了声响,没电自动关机了。见一随手丢开,拿起床头柜上的另一部,继续处理他的工作。
事情完了以后,展正希还没从浴室里出来。他随手翻开他手机里一个叫大傻子的相册,点进去一看,差点没叫出声。
他看到了什么!?全是自己的照片!
各式各样的相片。越往下拉,年代越久远,甚至有中学时期拍的。
有一张是他趴在课桌上睡觉,手背上画了一片小云朵,小云朵他倒是记得,但他忘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再往下翻,还有他在展正希的房间里,卷着他的黄色床单,睡得四仰八叉,口水横流……
“你竟然偷拍我!”见一把手机递给他看。
展正希刚从浴室里出来,正擦着头发,把毛巾挂在脖子上,眯起眼一看,就要劈手夺过:“你乱翻什么?”
见一不给,紧紧握住手机,展正希二话不说压上去抢,于是两人在床上打滚,见一笑得肚子疼:“那么喜欢我就说啊……我给你来几张高清裸|照存手机里……”
展正希抿唇不语,还是要抢,见一把胳膊伸长了,他擒住见一的手腕,见一轻轻一甩,手机就被抛到了床头。他扯着嘴角对他嚣张地笑。
展正希也不管手机了,捏住他的下巴,眼眸暗下去几分,沉声说:“你今天格外地欠……”
“欠什么?”
展正希扯下自己腰上的浴巾,张嘴往他白皙的颈侧咬了一口,留下一圈绯红的牙印,接着就开始扒他的睡衣。
“展希希我错了……”见一攥住他的睡衣下摆,边笑边求饶。
“现在才知道错,晚了。”

评论(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