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炸贱】毯子

*极速短打

新从批发市场上买回来的毯子,还没用上三天就报废了。见一卷着它躺在阳台上看书,昏昏欲睡,猝然闻到一股焦味,惊醒过来才发现毯子已经被未熄灭的烟灰灼出了一个大洞。

以前展正希家里也有这样一条毯子,黄色的,很大一张,能把两个人完全罩住。他一声不响离开三年又回来以后,死皮赖脸住在展正希家里,就常常卷着那条毯子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当然有家可回,但是空荡荡的大房子一个人住着未免凄凉,他宁愿挤在展正希那间狭窄的单身寓所里。起码有人骂骂他,有人陪他吃顿热饭,偶尔大家心情好了,还能一起打游戏看电影,甚至约上共同的旧友一起喝酒打牌。

高考成绩出来以后,展正希本可以上更好的学校,每次见一问他为什么留在本地,他总是很不耐烦地说:想这样就这样了,哪有为什么。

哪有为什么,当然是为了等候一人归。

那段时间里见一挺消沉的,身边的朋友都上大学去了,奔走各地,四处逍遥,只有他一个人好不容易重回故地,却惊觉已经落后他人大截。

一年之内学会高中三年的所有知识未免强人所难。再加上流落异处的三年里,他早就没了寻常中学生那种“板凳坐得三年冷”的心境,每每急于求成,根本静不下心来。

后来展正希就不整天打游戏了,他把游戏机送给了妹妹,每天放学背着课本回来学习。他在书桌对面坐下,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课本,对见一说:现在有人陪着你了,你就安分点吧。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时间长了难免干柴烈火,他们会睡到一块简直是水到渠成的事。一开始展正希睡房间,见一睡客厅的沙发床,可是客厅里没空调,于是晚上便把房门敞着,两室相通共享凉风。

见一说要不他到房间里打地铺得了,还省电费。展正希不让,说地板又硬又冷。

可是沙发太软了,睡多了脊椎要变形,一个大帅哥将少年驼背,何其遗憾——见一每天对着展正希强调。展正希看他一副蠢蠢欲动,又畏手畏脚的模样,终于没忍住让他睡到了自己窝里。

最后见一还评价,说床小,且不结实,最好换新的。

展正希说爱睡不睡,睡不惯就滚回家去。

“这三年里你想我吗?”

展正希说偶尔遇上特无聊的时候会想。

“偶尔是指……”见一想了想,“一天一次?”

“一年一次吧。”展正希掐了一下他的脸,说。

“啊?那我一天想你的次数都比你十年的多。”

“我一想你,就想很久。”

“就知道你也喜欢我!”见一嘿嘿傻笑了几声,抱住他的腰,往他脸上重重亲了一口,“你是怎么想我的?”

“幻想见到你以后要怎么揍你。”

“哎,我都是一想到你,就想起特别多事。想到你的红色运动裤啊,想到你在我手上画的小云朵,想到以前跟你表白的那女的,想到我们爬山看夜景,还有排号特久的那家面馆,还有你的黄色床单……我最喜欢那条毯子。它又软又暖和。”

“送你了。”展正希大方地说。

“我不要。”见一说,“我就想盖你的。”

“都用多少年了?我上次差点要把它给丢了。”

“别丢啊!那你还是送我吧。”

“你就那么稀罕它?”

“对啊,它有一种……奇妙的,家的感觉。”

THE END

评论(1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