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贱炸】无题

*假abo假车真ooc
      
      
“药呢?你到底找到没有?!”

见一被人拎着衣领拖着走了几步,他的手指伸进衬衣口袋里,摸出一板白色药片在展正希眼前晃了一晃,“在这里!”说完又快速把它塞了回去。

展正希要伸手去拿,被见一截住。他脸上露出一个略带讨好的神情,“我觉得你应该少吃点抑制剂,你知道,这些小药片功效神奇,副作用也不小……”

展正希微不可闻地扬了扬眉毛——这是他不耐烦时下意识的动作——接着,他轻而易举地挣脱了见一,从药板中抠出了两粒药片丢进嘴里。药片在舌尖融化出一阵古怪的涩味,迅速占领了他口腔里的所有味觉细胞。他口干、舌燥,身体也格外地燥热起来。

该死,他缺一杯白水,好让他把药片顺利咽下去。

展正希推开了见一递上来的水杯——他现在只想离这个身上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炙热而莫名“勾人”的信息素的家伙远一点,或者说,越远越好。

“那我喂你咯?”见一半开玩笑地说,接着灌了自己一口水,鼓着腮帮子凑到他嘴边。天知道展正希多么艰难才按捺住往他脸上揍一拳的冲动。可是没等他发作,见一就已经扣着他的后脑勺吻上去了。他把舌头探进他的嘴里去攻城略地,不管不顾地把他压在桌沿乱吻了一通,直到把他的嘴唇咬肿了为止。

两唇分开时两人都喘得厉害,展正希不禁怒火中烧:“趁人之危的感觉不错吧?”

“还可以。”见一笑眯眯地说。

展正希用袖子狠狠擦了一遍唇,戏服的粗糙布料蹭得他的嘴角火辣辣的疼。那两个小药片现在贴在他的咽喉深处,无论他怎么卷起舌头去舔都够不着,只是源源不断地融化出令人作呕的苦味。他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根神经末梢都被唤醒了,他比任何时候都更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他简直想找个冰湖跳下去,让湖水淹没他的头顶——只有这样才能熄灭他身体内部的熊熊欲Ⅰ火。

可是在他胡思乱想的空当里,见一的手已经从他的衬衫下摆伸进来了。

“你这混蛋,根本就是……”

见一哼哼了两声,“对啊,我就是那么坏,你现在才发现吗?”

展正希想骂人,但这种情况下就算占了口头便宜也无济于事,也无改他马上要被人干的事实——就算对方不想,再过一会他估计也会主动缠上去的,真要命。

展正希咬住下唇不做声,一时空旷的更衣室里只有衣料摩擦的窸窣声和清浅的低Ⅰ喘。展正希扣着桌沿的手背绷紧了,他竖起耳朵,凝神倾听透过天花板传到耳中的高亢乐声,他在判断头顶一墙之隔的舞台剧进行到第几场了……离剧终还有多长时间……大概是三十,不,二十五分钟?

见一掰过他的下巴,不满地咬了一下他的嘴唇,“宝贝儿,不要走神。”

展正希百般无奈道:“就算你想做,为什么非要挑这种时候……”

见一颇为理直气壮地反问:“你以为你什么时候都愿意跟我做Ⅰ爱吗?”说着他举起胳膊,把打底卫衣从头顶脱下,露出几块并不特别明显的肌肉——尽管如此,他还是通过发裸Ⅰ照和公然裸Ⅰ奔等多种方式在展正希面前炫耀过无数次。

化在他喉管里的抑制剂果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当见一把手按在他的牛仔裤裤Ⅰ裆上时,展正希只是嫌他动作太磨叽了,太轻了,他简直是迫不及待地拉开了自己裤链。在见一的轻笑声中,他埋头在他白皙的脖颈上奋力咬了一口,留下了一圈深红的牙印。很快,他的喘息粗重起来,他充血涨Ⅰ硬的下Ⅰ体在见一的掌心里逐渐达到了高Ⅰ潮,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光在他含着泪花的眼中模糊、溃散了,晕成了大片大片的模糊光斑。

他热汗淋漓的身体裹在劣质且不合身的戏服里,仿佛囚笼里躁郁不安的困兽。他渴望触摸、碰撞,还有释放,但当他感到那几根沾着自己的体液的手指要探向他身后的秘处时,他浑身上下都僵住了。

“滚开。”他从牙关里艰难地挤出这两个字。

煮熟的鸭子哪有让他从锅里飞走的道理?见一很不情愿地停下动作,定定地望着眼前这个明明被情Ⅰ欲染红了眼梢,却还要拒人千里之外的男人。

“你爱我吗?”他很突兀地问。

这个问题是连他自己也始料不及的。

展正希避开他的眼神,不愿意回答。

“你说你不爱我,你说你不爱我我就放开你,送你回家。”见一拽着他的衣领,几乎是气冲冲地说。

“闭嘴。”展正希打断他,“你想做就做吧。”

“我又不是强Ⅰ奸犯……”见一看到他脸色一沉,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稍微主动一点我会更高兴的……”

“谁管你,你少得寸进尺。”

见一不解地问:“可是为什么呢?你总是需要一个人陪你的,你不可能靠抑制剂过一辈子。你不会有比我更好的人选了。”最后一点他倒是挺有自信。

展正希的瞳孔在室内的灯管下闪着一点幽深的光,每次和这双深不见底的眼眸对视时,见一就会产生一种美妙的错觉——他总觉得展正希懂得自己对他的所有痴迷和依恋,并且也以同样温柔而热烈的感情爱着自己。“我有时候真希望,”见一的额头抵住他的太阳穴,他的话音顿了一下,“真希望我们能换过来……那样你可能就会多喜欢我一点吧。”

展正希很不高兴地打断他,“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当然……当然喜欢你了。”他说,“不然我十年前就把你揍死了。”——十年前,见一趁他睡觉时偷偷吻他被他发现的时候。

听到这话,见一完全怔住了,他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按住展正希的肩膀:“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展正希提高了声音:“我说喜欢你,这次听见了吗?”接着一把推开贴在他身上的男人,自顾自地开始整理身上的衣服,“我们回去吧,他们就要下来了。”

“啊?啊,好。”见一的神情还是有点恍惚,“等会他们发现我们不见了怎么办……呃,你现在的意思是……是去你家还是我家?……我打个电话,算了不管了,那就去我家吧?”

展正希点了点头。他的脸颊上染着明显的绯红。

“你爱不爱我?”混乱之余,见一什么都没顾上,他又绕回了刚刚那个问题——他只是想再次确认一个已经得到了许诺的愿望。

“你真啰嗦。”展正希啧了一声,抓着他的手臂,头也不回地拉着他离开了更衣室,“快点,我要忍不住了。”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