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原创】刀锋-7 (完)

那冰凉的,带着酒味的吻没有持续太久,所以程西没来得及拒绝还是回应。他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李孟禹——不知是不是醉后的幻觉。总之,当他从那个吻带来的恍惚中清醒过来时,连谢垣都已经丢开他到舞池里去了。

程西踹开家门,鞋也不及脱就冲进屋里,大步朝李孟禹走去,他深深抹了一把脸,上去抓住李孟禹的手:“对不起,我刚刚喝多了,我有点醉了。”

“现在清醒了?”李孟禹气定神闲地撩了他一眼,在程西犹豫着要点头还是摇头时,他说:“没清醒你去睡一觉,明天起来再说,这样你就有一整个晚上编个好故事了。”

程西死死抓住他的胳膊,急忙说道:“我没什么好编的,是我错了,我今晚不应该跟他去酒吧,不应该让他亲我,是我错了,你骂我吧!”他前言不搭后语地解释起来:“我当时喝多了,酒吧里太吵,我根本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我本来是不肯让他亲的,我没来得及推开他……他一直在乱喊,我想让他闭嘴,他也喝多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

谁能想到一件让他心烦已久的荒唐事竟成了真!李孟禹不想再看到程西那惊慌失措的眼神,也不耐烦去细听那些蹩脚的解释。信他呢?他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不信他呢?难道他们七年来的感情终成一场笑话?

程西不断地解释和道歉,李孟禹听在耳里,却没什么反应。良久,他终于开口问了一句:“你老实告诉我,你们上过床没有?”

“他今晚才告诉我他喜欢过我,以前我什么也不知道,以前什么事都没有过,我们一直都只是普通朋友,今晚的事情是一个意外……”

李孟禹还跟程西进门时一样坐在沙发中央,他脸上很漠然,神情中带着几分嫌恶,“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就问了一个问题,睡过还是没有?啊?”

“没有!”程西握住他的手,低头亲吻他的手背,吻他手上戴的戒指,一边做保证:“你不喜欢他,那我以后不跟他来往了,我搬来跟你一起住……你想见他也可以,你让我们绝交也可以,我都听你的。”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李孟禹把手抽回来,他的脸在灯光下一片惨白,“程西,我一直觉得我们之间没有必要像别人那样把对方管得死死的,我以为我们在一起够久了,我以为我足够了解你……要不是你大年三十不回家又不接电话,我也不会出去找你,也不会看见你跟他乱来……”

程西过来抱他,他避开了,他让程西去睡吧,他想一个人待着。他让程西去睡客房。

听到他的话,程西整个人都怔在原地了,眼眶也立时泛起了一圈湿红。他摇头拒绝,喃喃道:“你不能跟我分手,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跟他除了亲了一下以外什么都没有,以前你那个谁到处找人骂我,还在我生日那天给我寄寿衣,我恨死她了,我永远忘不了她……”他越说越急,脸涨得通红,声音开始哽咽起来:“我知道是你混蛋,但是我不能恨你,如果我恨你又跟你在一起我会觉得自己很贱……我连这些都忍下来了,我只是跟他亲了一下而已——”

“你闭嘴吧!”李孟禹厉声打断他,“你明知道说这些我就会心软,你不要我面前装可怜,别让我看不起你。”

第二天程西的脑子清醒多了。他给李孟禹看了昨天的车票,证明了自己白天时真的回家了——而不是出去偷情——又地把昨晚的事冷静复述了一遍。

李孟禹想,要是人的一切过往,一切心迹都能拿出像那张小小车票那样的证明来就好了。他抬头发现程西捏着筷子,在盯着自己出神,敲了一下桌子:“吃饭啊,你看我干嘛?”

年后很快就开学了,两人都松了口气——终于不用成日坐在家里大眼瞪小眼了。这学期严嘉川已经回到学校去住宿了,不过周末程西还是经常带他出来吃饭。

严嘉川感到大哥对自己的关心有增无减,想来李孟禹大概没有泄密,不觉不那么憎恨他了,有一次想起自己还有几件杂物漏在李孟禹家,甚至提出要上门。

程西赶紧拒绝,说:“你要拿什么我帮你。不然你跟你孟禹哥一见面又吵架。”其实他只是不想让严嘉川看见他曾经睡的客房已经变成了他的房间。

有一天李孟禹突然说:“你之前不是说要搬过来住吗?”

谢垣还不知道自己那天给程西添了多大的麻烦,十分热情地帮他把东西搬下楼,程西千推百拒也没有成功,于是他和李孟禹就在他们宿舍楼下会面了。两人的眼神相接,那叫一个“天雷勾动地火”——恨不得把对方立刻炸死那种。李孟禹无时无刻不保持住“正牌男友”的风度和矜持,谢垣每一个眼神都在审度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可惜从身高开始就遭遇惨败——谢垣比程西和李孟禹都矮小半个头。

回家的路上,李孟禹半天没说话,程西见他脸色难看也没和他搭话,就坐在副驾驶座上装死。

许久,车子下了高速,李孟禹才说:“你眼光也太差劲了。”

程西的表情很茫然。

“你要是找一个比我好的,我没话说。你找了个样样都不如我的,到底图什么啊?”

程西的眼睛只往窗外瞟,没开口。

“他愿意被你干,是不是?”李孟禹转头瞥了他一眼,“是不是啊程西?”程西不语,他就用拳头砸了两下方向盘,直到程西求他:“你不要发疯了,好好开车吧。”

“我不让你上,你就去找别人,这种逻辑一点问题都没有——”

“别说了!”

李孟禹一脚油门踩下去,“他怎么敢用那种眼神看我?他抢我的男朋友,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吗?我现在脾气好多了,要是以前——”

程西被吓得嘴唇发白:“李孟禹,你能冷静点吗?!”

开春是拍毕业照的时节,身边的同学都拖家带口的,十万八千里外的朋友也约过来凑场子,拍完还要找地方庆祝一番。

程西向来对这些仪式性的东西很无所谓,可李孟禹还是请了一下午的假过来陪他。他给程西买了束淡绿色的洋桔梗,在离校门口很远的地方停好车,抱着花一路走过来时不知吸引了多少少女的目光。

他一眼就发现了人群里的程西,但他没出声,只是远远地站在树荫下等待。那家伙衬衫背后的中线没有对齐裤子中间,有两指宽的差池,看得李孟禹恨不得上去帮他拽齐了。略大一些的白衬衫随着他的步子而晃动,摇曳着透过叶缝倾泻下来的阳光。

衬衫还是他大早上偷偷去李孟禹的衣柜里拿的,他手脚放得很轻,其实门一动李孟禹就行了。

有那么几回,他看到程西的目光打他身上掠过,他以为程西看见了自己,其实没有。最后李孟禹忍不住了,走上去一把拽住他的后衣领,程西一转身,看清来人是谁,立马张开手臂结结实实地抱住了他。夹在两人怀里的花都要被挤坏了。

李孟禹已经很久没见过程西那么开心的样子了,不觉有点心酸。

程西转动着手里相当有重量感的淡灰色方形纸盒,装傻问:“我们不是有戒指了吗?”

“你在想什么?就一块表而已。”李孟禹说前两天偶然在网上看到,觉得合适就给他买了,顺便给他当毕业礼物。

程西说为什么要送表啊,他平时没有戴表的习惯,总觉得手上多了个东西怪不习惯的。

李孟禹说:“戴久就会习惯。以后要工作了,总不能像以前那样马马虎虎……男人当然要有几块配衣服的手表。”

两人逐渐远离了人群,绕着教学区的长条形人工湖一直往前走。两人谈话的间隔越来越长,直到后来,他们能听见的只有湖水冲刷过斜坝的哗啦水声,把人群的喧嚷声衬得格外的渺远。李孟禹要亲手给他戴上,程西伸出了手,却一直心神不宁地左右张望,直到李孟禹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行了!没人要盯着我们看。”

两人顺着脚步从程西学校的小西门钻了出去,穿进一条破旧的弄堂里。两旁是七扭八歪的旧水泥楼,半空中横着晾衣绳,楼下的店面大多租出去了,开着饺子馆,廉价火锅店,面馆,打印店,还有裁缝铺,已经快到下午两点了,托毕业典礼的福这些小店此刻仍然生意兴旺。绿头苍蝇在光亮明媚的玻璃窗上跳动,枯枝虬蟠的老树笔直地插向天穹,伞盖状的树冠投下的阴影在人脚下连成很长的一片。李孟禹说校门口整条路都堵住了,他把车停在了很偏远的地方。

程西听他描述了几句就懂了,他说他知道有条捷径能岔到那边去,拉起李孟禹的手就往巷子的更深处走。

哪一段感情一路走来不是千疮百孔的呢?两人手心里全是汗,湿热黏腻极了,但两人都把对方握得紧紧的。程西想,他和李孟禹大概就是那种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吧,不止于爱情,远胜于爱情,他简直想不出这世间能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爱他,就像爱自己的血肉之躯,就像爱少年时那些躲在衣柜里的纵情肆意、那些无人倾听的孤愤苦楚,就像爱那明知充满着阴暗艰险的未来。

到家以后,房门刚刚砸上,程西就抱着李孟禹的肩膀吻上去了。

这个吻来得太猝不及防,李孟禹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唇齿间就已充满了阔别两个月之久的湿热与情|欲。程西吻得太热烈了,于是李孟禹只好以更猛烈的方式来回攻。

两人的衣服扯落了满地,后来两人衣衫不整地滚落在了沙发上。程西坐在他腰上,一手拎着李孟禹的领带,俯下身去舔他的耳垂。李孟禹舒服地闷哼了几声,他说:“我知道你们没什么。”一直都知道。

程西嗯了一声。

“其实我就是不能接受,你为什么会让他吻你。我说了那么多蠢话,纠结的其实只有这一件事而已,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小气?” 

“不会,换我也一样。”程西低下头跟他额头相抵,他坦白说:“是真的,换我也会一样介意,说不定比你更介意。”他又说:“是我错了。”

“我听说每道歉一次,做错事的人心中的悔恨就减少一点,厌烦就增多一点。”

程西立刻说:“没有没有,我每天都在沉痛忏悔。” 

“得了吧你。”李孟禹拧了一把他那截裹在白衬衫里的腰,“你哄哄我,哄好了我今晚就让你跟我睡。”

程西认真地思考了一会,要怎么哄呢?哄人可不是他的长项,思来想去半天,他凑到李孟禹耳边,压低嗓子喊了一声:“老公……”这一喊可把程西自己给恶心坏了。

李孟禹的耳根子瞬间红了个透,撑身坐起来:“你乱叫什么?”

程西的表情很无辜:“不是你自己说想听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程西,你可真长本事了,以前你哪会这样跟我撒娇——”李孟禹猛然想起自己好像确实说过,尴尬地住了嘴,改口道:“这种话留着我上你的时候说就行了,你现在还是正儿八经地哄哄我吧。”

THE END

这种cp不互日有什么快乐!但是我一口气写到这里就有点提不动笔了!不然我非得搞一个“受被攻作得受不了一怒之下把他日哭了还一边日一边喊他老公”的情节!(啊啊啊总有一天我会写的)

有人看我这文的话,我真滴太爱你了!♡♡♡

评论(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