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原创】刀锋-8 (番外)

*被屏蔽了重发

第二天程西起了个大早,兴冲冲地到楼下超市买了大包小包的杂物上来。食材水果、厨房里用的压蒜器、防热手套、消毒液之类的,连吸尘器毛刷也不放过,他简直是在掏空了脑袋想李孟禹家里还缺点什么。虽然有很大可能会被嫌弃品味糟糕,程西还是乐于在这个家的一点一滴中留下自己的痕迹。

想到李孟禹终于要把往事揭过不提,程西心情大好,昨晚闹到半夜才睡也不觉得疲倦,从超市回来就忙碌着准备早餐,洗衣晒衣,打扫房子,把自己从学校带来的杂物往李孟禹房间里搬。

早饭做好以后,李孟禹破天荒的还没起,程西进房间里喊他,越喊人越往被子里缩。程西掀开被子,看到李孟禹的眼睑下泛着两抹潮红——因为皮肤白皙而格外明显——用手摸他的脸和脖子,觉得烫热异常:“你是不是发烧了?”

李孟禹微微蹙起眉头,“应该是……你去给我拿点药。”他感觉自己眼皮发烫,吐息炙热如火,口干舌燥得要命。

程西给他量了两遍体温,说烧得这么厉害得上医院。

李孟禹捂住额头,话里带着很重的鼻音:“我都那么难受了你还让我出门?”

程西又不准他空腹吃药,气得李孟禹几乎要跳起来咬人,奈何浑身发热发软使不上力气,终于在床上赖了半个小时后还是不情不愿地起身了。

他一会抱怨程西做的早餐难吃,手艺总不见长进,一会儿嫌他早上在屋里走动的声音太大,吵得人头疼,直到吃下退烧药后才在药物的作用下消停一些。

李孟禹请了一天的病假,吃完药又睡了一觉,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在被子里捂出来一身热汗,脑子倒是清醒多了,但还是打不起精神来,趴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程西说话。

“你今天都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就是……”程西抱着电脑坐在床头写论文,过了小半分钟才缓缓开口,“缺什么买什么呗。”

“你乱花什么钱?”李孟禹说要给他转账,程西说不用了,他现在可有钱了。

程西家里给的钱向来无法满足他吃饱喝足以外的任何需求,而李孟禹从小手头上闲钱就多,花钱也大手大脚惯了,又比程西先两年出来工作,没少让程西花他的。现在程西他爸去世了,钱都到了儿子手里,情形自然不一样。

“哇,你不说我还没有想到。”李孟禹说,“那你现在是阔人了,可以包养我吗?”

“可以。”程西头也不抬就说。

“那我明天不去上班了,辞职在家让你养着。”

“嗯……可以啊。”

李孟禹:“操,你就只想写你的论文,根本没想理我。”说着爬起来,要扣他的电脑盖。说起来这电脑也还是去年李孟禹瞎找了个借口给他送的——对了,是中秋节礼物。虽然那时离中秋节还有大半个月。

程西忙用胳膊拦住,一边辩解,“我在听啊,我一直在听……你别动,我还没保存!”

李孟禹撒开手,重新平躺下来,脸上很不高兴:“我小时候把我妈织好的毛衣拆了,怕她打我我就装病,结果她还请假在家里陪我,给我做小蛋糕吃。”

程西无奈至极,把电脑放到桌上,上床抱他:“那好了,我现在什么都不干,专程陪你。你要我做什么?……吻你?”李孟禹只是盯着他看,不出声。程西凑过去在他额角亲了几口,接着说:“小蛋糕还是算了吧,就算我做得出来你也会嫌难吃。”

“那是因为你做什么都很难吃,别说得好像是我对你有偏见……哎,我现在还真有点想吃我妈做的菜,过几天就放假了,你跟我一起回我家吧?”

程西抓头:“啊?算了吧,我这论文搞不好我做什么都没心。”

“看出来了。”

程西很无奈:“你怎么老想把我往你家里带?小时候是小时候,现在上你家我是真觉得挺尴尬……你不怕你爸妈知道?”

“怕,不过还挺期待的。” 李孟禹说,“你想想,我要是突然把你带回家,告诉我爸妈我要娶你进门,我爸妈还不抄起扫把赶你,下半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我先把你带回去,让他们熟悉熟悉,大家建立了感情,等以后再说他们就没那么反感了,就算不同意吧,也不好意思突然翻脸。”

虽然程西知道李孟禹的爸妈挺开明,但还是觉得他这一番论调天真得可怕。

“跟我回去嘛,我爸妈肯定喜欢你。高中那时候你上我家来,我爸就经常说我终于交上个像样的朋友了,让我多跟你学学……我妈还问以前跟你很好的那个程西现在怎样了,我说他很好啊,我说他现在还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就怪我怎么不把你带回家玩。”

“最好的朋友……你也不想我们那时候都在你家干了什么。”程西撇开头去,忍不住笑,接着他敛起笑容,“李孟禹,我还是……”感情哪里是想建立就能建立的,他一想到要和长辈相处就头疼,再说了,在出柜这种原则性问题上,所谓的感情大概也很不堪一击吧。

“就算达不成目的你也不损失什么,单纯到我家玩一趟不也挺好的?”程西还没开口,李孟禹就打断他,“你怎么老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往最坏的方面想?”

程西终于还是被说动了,李孟禹感慨:“这么多年了,我终于要带你见公婆了!丑媳妇总是,”他顿了一下,“不对,你也不怎么丑。”

“哦……”

“你要是能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丑衣服丢掉,那岂止是不丑,简直还是个帅哥。”

李孟禹对程西把从学校带来的衣服摆进他的衣柜里这事颇有微词——他觉得有三分之二可以直接扔掉,剩下的三分之一可以考虑放在厨房当抹布。

程西被他嫌弃多了,相当不当一回事,只是嗯嗯啊啊的敷衍过去,李孟禹拧了一把他的屁股,疼得程西啊了一声,他色心顿起,就隔着睡裤在他屁股上乱摸。

“你昨晚没做够?”

“憋了两个月你做那几次就够了?”

“可是你还烧着……”程西握住他的手摸了摸,摸完又摸脸,最后还要起身拿温度计给他测,惹得李孟禹十分不耐烦,拉起程西的手往自己胀鼓鼓的裤|裆上放,“怕我病得日不动你你就主动点,自己坐上来。”

程西压在他身上,凑上去吻他的脸颊、鼻梁,低声说:“我还能更主动呢。”说完嘴唇就落到了他的唇边。

李孟禹忙抿住唇推开他。

“不会传染的,我抵抗力好。” 程西说着,伸出舌头去舔他那因为发烧而红艳异常的嘴唇。

“你病了谁照顾我?”

“我病了也照顾你。”程西说着,还是要跟他亲嘴,一边在被窝里面解两人的衣服。

两人的唇舌热烈地交缠,直到两唇微分,李孟禹才微微喘着气说:“其实我就是欲|火难|耐才决定原谅你的,一开始我打算让你睡一年的客房。”程西苦笑了一下,心想还好没有,他低下头去,舌尖描着他的喉结和脖颈的曲线,轻轻地往下绕,还有锁骨,胸膛,因为发烧而散发着和平常不同的热度的身体也在撩动着他的欲|望。李孟禹觉得整个房间安静得要命,绷紧的神经全被身上这人的一举一动拨动着,他揉着程西埋在他胸口的脑袋,指腹轻轻摩挲过程西后颈上那些短短的,扎手的发根,“宝贝你不是想上|我吗?那就来啊。”一如他七年前,在那个酒醉醺醺的夏夜里说:喜欢我你就追啊。

程西怔住了:“可是你……”

“闭嘴,”李孟禹懒得跟他废话,直截了当地问,“你到底上不上?”

“啊……好,我想……”程西结巴了。

“多大点事,你要是早说我早就让你上了。”

“你不是不喜欢吗?”

李孟禹嗯了一声,他抬眼看程西:“可是我太喜欢你了。”

程西的脸烧红起来。

李孟禹张腿勾住他的腰,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唇,低声催促:“快点,今天你想对我做什么都行。”

那一瞬间程西以为自己流鼻血了,“我,我……你今天是不是烧坏脑子了?”

事后李孟禹想自己怕是真的烧坏了脑子。可能是生病的人对痛觉特别敏感,第一次做时,那根东西插|进来以后李孟禹疼得像是身体裂成了两半,程西心疼他,要停下来,他像个受虐狂一样一边掉眼泪一边骂人,还不准他拔出去。第一次做完,程西重振旗鼓,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现在已经掌握了技巧,不会让他疼了,要再试一次……结束以后李孟禹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疼到麻木了,他问程西:“我上你的时候你那么爽是装的吗?”

程西一边给他量体温,淡定地说:“多做几次,习惯就好了。”

李孟禹瞪他:“谁告诉你还有下次?”

程西眯起眼看温度计,说现在又三十九度了,还是上医院吧。

“都是你干的,你还好意思说。”

程西脸又红了,“是我的错……”

“我的意思是,昨晚你睡觉不老实踢我下床害我生病……”

THE END

我就写个日常文还要屏蔽我我他妈……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