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我们学校最近有好几个人自杀,昨晚又听说有个男生在厕所里上吊了,室友说太小气太矫情了,父母怎么办?气得我浑身颤抖,我真告诉她你永远不会知道你比求死者拥有怎样的优势。有的人就是活得很苦,命运对他们就是如此不公,就像有的人幸运到从出生起就站在我们一生无法企及的高度一样。你不是他,你没有经历过他经历的事,所以你永远也不懂他的苦难。既然在肉体衰竭、极端痛苦的情况下允许有安乐死,为什么精神痛苦不能呢?人难道没有自由选择生死的权利吗?既然死是罪恶,生的尊严又在何处?不会有人会比他本人更珍爱他的生命了,也没有人会轻易地想要去死。我只要想想他有可能经历过的痛苦与磨难,他怎样挣扎反抗和反复受挫,怎样一次次求助被拒,直到最后彻底绝望,走向死亡的归宿,我就难过死了。而身死以后,别人反而要去指责他本人做得不好,太自私,不为他人着想。(就算真的是所谓的矫情,一个人“矫情”到要自杀的程度,难道不是严重的心理或精神疾病吗?)我不是美化死者,也不是希望别人去理解和认同他,我只是想说:不论如何,痛苦是真实存在的,这不是他脑子里的臆想,不是他矫情,气量狭小,自私,是他真的受尽苦难了,过了一些很艰难的日子,最后他再也无法忍受,选择了结束——就是这样而已。没有给过他任何帮助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开口批评他。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