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炸贱】你丫好烦30题

1.自|慰时叫了对方的名字
2.模仿电影里的动作
3.杀人现场一样的客厅
4.厨房里的争执
5.梦话
6.做|爱时要不要关灯
7.被透剧
8.拖延症
9.夏天被独占的电风扇
10.放在冰箱里的食物被偷吃
11.人作死就会死
12.在衣柜里翻出女装
13.破廉耻的春|梦
14.连续十次平局
15.猎奇的手机铃声
16.起床气
17.偷养宠物
18.熊孩子来寄宿
19.抽象画
20.无聊的短信
21.其实我是外星人
22.胃在翻滚
23.发酒疯
24.老婆在装死
25.刷仇恨
26.凶手就是你!
27.喋喋不休
28.棒读
29.故意拿错领带
30.小学生级别的争执

————————正文————————

5.梦话

推门进来,客厅的窗帘拉了一半,昏黄的余晖洒落满室。展正希把行李箱靠在沙发上,快步穿过走廊。光脚在地毯上没有踩出一丝声响,走廊尽头的门虚掩着,凑近了,透出阵阵凉气。
“我回来了!”
床上的人动了动,睡梦中含糊不清道:“展希希……要亲亲……”接着把口水全糊到怀里的棉被上,脸颊还往上面蹭了蹭。
展正希嘴角一抽,在床边坐下,捏住见一的鼻子:“起床了赶快。”
“展希希……”见一转过身,仰面躺着,眯着眼向他伸出两条胳膊,“亲我。”
展正希啧一声,抓起掉落到地板上的床单,擦了擦他糊满口水的脸蛋,拽着衣襟把他拉起来,“天都黑了,还睡?”

4.厨房里的争执

清醒过来以后,见一幸福得浑身冒粉红泡泡,把展正希按在床上亲了三百个回合,终于想起还有晚餐这回事。
两人在厨房里面面相觑。
“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什么都没准备啊……”第三次试图从冰箱里——塞满了啤酒与土豆——挖出点能下锅的东西也以失败告终。见一摊手:“算了,至少我们今晚还可以吃啤酒焖土豆。”
“是啤酒焖发芽的绿土豆。”展正希纠正他。
展正希把冰箱里的啤酒、土豆,连带着腥臭的沙拉酱、腐烂的菜根和发霉的柠檬一起清出,终于在底层的保温盒里看到了一线生机——半打疑似没来得及坏掉的鸡蛋。
“我们可以做一个……”
“西红柿炒鸡蛋!”两人异口同声。
“可是西红柿在哪?”
见一说他们可以试试客厅里的葡萄,反正葡萄跟西红柿都是那类酸酸甜甜的玩意儿。

7.被透剧
2.模仿电影里的动作

葡萄炒鸡蛋这道菜没能顺利诞生——两人对放糖还是放盐的争执太激烈,这过程中它直接糊在锅里了。
夜晚八点,他们终于在餐厅里吃上了晚饭。接着顺路进了电影院。
他们坐在后排靠边的位置,被密室杀人案惊得连爆米花也忘了吃。
“凶手是法官……”见一冲展正希耳语。
展正希绷着神经,差点没被吓一跳,“他已经死了!”说着手掌横在脖子上动了动。
“假死。”
“怎么可能?”
见一刚想再说,前排的女生转过头来瞪了他们一眼。

28.棒读

片尾曲响起时,大家都松了一大口气,三三两两结伴离开了,大多被吓得不轻,絮絮的说话声没有停过。
展正希端起吃剩的爆米花,一手把见一拉起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猜的!”见一说,“其实可以从前面推测出来。”
展正希满腹狐疑。
“夸我啊,你夸夸我我就告诉你。”
展正希不为所动。
“夸我吧夸我吧!”
“……我男朋友真聪明。”
“哇!谢谢!”见一眉飞色舞地勾住他的肩膀,“推测个屁啊哈哈哈哈,那是因为我搜过剧透。”

6.做|爱时要不要关灯

他们在电梯里肆无忌惮地啃脖子,进门后径直往沙发上倒——见一是被行李箱拌倒的,展正希也跟着倒了下去。
展正希轻车熟路地捋起他的衣服下摆,炙|热的唇舌沿着耳背滑到锁骨,从漂亮的胸肌一直舔到小腹、肚脐眼。
腰侧被咬了一口,见一“啊”了一声。展正希分腿跪在他身上,直起腰,把脱下的黑体恤甩到沙发底下,咔擦一声解开皮带。
“宝贝你今天好性|急啊。”
展正希闷哼一声,凑下身把他脸上的头发别到耳后,捏起下巴舔他的嘴唇,一边伸手把灯打开了。
见一搂住他的脖子,像等着被顺毛的猫一般惬意,这时天花板上的大灯忽然亮了,明晃晃的光线洒下来,刺得他睁不开眼。
“快关掉……”
两人的唇齿摩挲着。“我想看你的脸。”
“又不是没看过。”展正希说看过还想看。见一把胳膊横在眼前,抬起脚尖碰了碰他的胯|下,“你以前明明很纯情的……”
“是吗?”展正希按住他的腿,把他的长裤和内裤一同扒下来,挂在小腿上,看到他的耳根隐约泛起了点潮红。
“你害羞了?”
“没有!”见一捂住脸,“我说了是灯太刺眼!”

8.拖延症

室内激烈的喘|声渐渐平息,两人百无聊赖地歪在沙发上看午夜剧场。
沿街的路灯沉默地放着光,偶尔有汽车驶过和猫叫声远远传来,更显得周遭寂静无比。电视剧女主角的鬼哭狼嚎回荡在夜半凌晨的死寂中。
“洗澡去……”
“你先。”
见一已经快把眼皮合上了,展正希晃他的肩膀,“现在别睡啊!”
见一哼了两声,脸在他的胸膛蹭了蹭。
“睡过去了你就留在这里喂蚊子吧。”展正希坐起身,沉思了几秒,“算了,我也再躺五分钟。”

13.破廉耻的春|梦
1.自|慰时叫了对方的名字

所谓五分钟。幸而半小时后电视剧女主角惨叫了几声,这才把展正希从梦里召唤回来。
见一睡得很沉,后来隐约觉得不安稳,猛然惊醒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沙发上,而是泡在浴缸里。他做了一个少年时的梦。
“你还记得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吗?”
展正希正在淋浴,没听清他的话,转过头来:“嗯?”
他们由朋友变成情人,谁也说不清这段感情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确实,比起恋人的纠葛缠绵,很多时候他们更像一对不时小打小闹、总能和平相处的老朋友。
展正希想了想:“你表白那时候?”
“才不是!我表白了以后你不是一直不让我睡吗?”
“初中!还上初中睡什么睡?”
他们在雾气氤氲的浴室里,逐渐回忆起来他们第一次搞上床的事。
那是高中的暑假吧——许多年前的事了,天气和现在一样热。隔夜通宵打游戏,第二天的午后困极了,两人四仰八叉倒在客厅地毯上呼呼大睡。
那个停电的下午,展正希是被热醒的。空调停了,窗户紧闭着,屋里的空气几乎凝滞,他拉开窗,呆呆地望着窗外,思绪还沉浸在刚刚那个让人面红耳赤的梦里——他和见一都脱得一丝|不|挂,汗涔涔的身体连接在一起,反复地顶|入、碰撞,呼吸逐渐变得困难,灭顶的快感由四肢百骸袭来……
所以当他回过身,看到梦里的幻想对象坐在他面前掏|鸡|鸡,一边喊他的名字时,一切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15.猎奇的手机铃声

第二天,吵醒见一的是展正希的手机闹铃——黄河大合唱,吓得他差点没把手机从窗口抛出去。
“你们直男的生活都那么质朴的吗?”

16.起床气

“快起来,我订了博物馆的票。”见一伸手抓他的脸,“再不起我可要亲你了!”
展正希侧着身子往床边挪了挪。
见一冲他说:“都怪你,昨晚非要磨叽到三更半夜……”接着把手伸过去,开始解他的睡衣扣子。
他的手突然被攥住,展正希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睁开眼,语气很不耐烦:“你干嘛?”
“给你换衣服。”
展正希把他的手腕扣在头顶,脑子还没清醒过来,恶狠狠地说:“再烦我我就操|你。”
“你说什么!?”
“没什么。”展正希背过身去继续睡。
“其实……你想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14.连续十次平局
9.夏天被独占的电风扇

博物馆没去成。起晚了是一个原因,再加上他们统一认为这天气不宜出门。
“三个K。”
“三个2。”
“我去,你是不是偷牌了?”
“明明是你自己发的牌。”
“还好我有炸弹。……报警!”见一扬起手里仅剩的两张牌,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情,但他看到展正希的牌时笑容立刻垮了下来。
“……我国东部地区将入伏,中央气象台今晨继续发布高温黄色预警,部分地区可达38~40℃,范围和强度将达到本轮高温天气的鼎盛……“
“好无聊啊,又是平局。”展正希问,“第几次了?”
“不知道……十多次吧。”
展正希脱掉上衣,顺带着挪了个位置,。
“风扇整个被你挡住了!”
“是吗?”展正希挑眉。
见一丢下手里的半副纸牌,把被展正希霸住的风扇提到自己身边来。
“喂,你别想独占……”
“抢赢我再说!”
“……提醒各位观众,长时间处在户外应注意防暑防晒。今天的节目就播报到这里,欢迎您在明天同一时间继续收看。祝您生活愉快!”
见一跪着,红着脸撑在他身上,气喘吁吁地说:“算了,让给你,越打越热。”

26.凶手就是你!

展正希打开冰箱的冷冻室,发现里面除了半只臭咸鱼以外空空如也,哐当哐当地搜找了三遍,大声喊:“见一!”
如果昨晚看完电影后买回家的冰激凌集体失踪,你会怀疑谁?
见一推断:“屋里进贼了吧?反正不是我。”
“继续编。”
“我一直跟你在一起,哪有作案时间?不信……不信你就亲亲我,看我嘴里有没有冰激凌的味道。”

10.放在冰箱里的食物被偷吃

“一整盒!四杯!”展正希黑着脸说,“我现在真想揍你。”
“吝啬鬼是不会有男朋友的。”他一步步往后退,“你连四杯冰激凌都不舍得给我吃,很快就要失去我了。”见一再退两步,后脑勺冷不防碰到墙上。
展正希叹了一口气,对他招招手。
“你不揍我吧?”
见一小心翼翼地上前,但展正希只是伸手揉了揉他的后脑勺。
“疼吗?”
见一摇摇头。感动得想哭。
“现在不揍你,等你胃痛我再揍你还来得及。”

22.胃在翻滚

见一捂着胃在沙发上翻滚,脸色煞白,额头直冒冷汗。
展正希从房间里出来,仔细查看见一的钱包,“你身份证在哪?”没等见一回答,他说找到了,接着二话不说就拽着他出门。
“我不去,别动我……”他的胃在翻滚,绞痛,动一下就难受得不行,想吐又吐不出来。
展正希把手里的钱包塞到见一怀里,半蹲下身,对他说:“上来,我背你。”

11.人作死就会死

从消化科出来,见一抱着展正希的胳膊一路撒娇,“我好了,我真的没事,现在一点都不痛,你别听医生胡说八道。”
展正希一手抓着病历本,拦住一个护士:“请问缴费厅怎么走……”
“谢谢我们不需要!”见一打断他,把展正希拽到一旁。“你交了钱我也不会做的。胃镜,你知道吗?”他指着自己的喉咙,“就是把摄像头从喉咙里探进去……呕……我会死在你面前。”
“早知道有今天你还作?”

30.小学生级别的争执

“我错了!”见一悔不当初,几乎要以头抢地,“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一次吃四杯!”
“三杯也不行。”
“好!”
“两杯也——”
见一信誓旦旦:“只要不做胃镜,我下半辈子都听你的!”
“不行。”展正希冷冷地说,“这件事没商量。”

12.在衣柜里翻出女装

从医院回来,见一卧床休息,展正希自然肩负起了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的重任。
晾衣做饭,空闲时还顺带打扫房子。见一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打游戏,摸着下巴啧啧称赞:“太贤惠了,迟早把你娶回家,我妈一定会很满意的!”
展正希把衣柜里翻出来的桃红色背心裙和胸罩摔到他脸上,厉声问:“这是什么?”
“这个……”见一丢开游戏手柄,结结巴巴了半天,“呃……就是……”
展正希深深皱起眉,“别想糊弄我。”
“就是公司年会节目上穿的而已,你以为是什么?”
展正希就要丢回衣柜里。见一截住他的手臂,刚要说扔了吧,突然两眼放光:“我穿给你看好不好?”
展正希扶额:“不用了。”
他三下五除二脱掉上衣,“我知道你想看,不用装了。给我——”
展正希满脸狐疑地把胸罩递给他。
“我说裙子!不是这个!”
“哦。”展正希后知后觉地脸红了,撇开脸。
“这个真不是我要买的,我也没穿过,网购的时候店家非要附送我也没办法啊……”

18.熊孩子来寄宿

展正希临走前一天,二人世界的美好幻想破灭于邻居把四岁的女儿寄放到他家。
展正希看了眼头上顶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再看看见一,不禁感慨:“你邻居真是心大,敢让你照顾小朋友。”
“少看不起人,我帮忙带过很多次,她可听我的话了。”见一蹲下身,一把抱起小女孩,“宝宝,对吧?”
小女孩眨巴了一下眼睛,伸手扯住他的长发。
“啊——痛!!快放手!啊!救命!!”

21.其实我是外星人

“这就是本王的城堡。”见一用纸牌搭好一座塔楼,庄严宣布。他对小女孩说,“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我是——外星人!”
小女孩指着厨房问:“他呢?”
“他是外星人的男朋友。”

19.抽象画

他们要准备一顿为了告别的晚餐。见一带着小孩脱不开身,差遣展正希出门买菜。
见一把展正希送出门时,往他衬衫口袋里放了一张便签——上面有他亲自手绘的简易地图。
“找不到路就打电话给我!”

25.刷仇恨

女孩的妈妈回来了。她接回女儿,十分热情地邀请见一上她家吃饭。
见一美滋滋地笑着,“下次吧,今晚我男朋友给我做饭,他已经买菜去了。”
女孩的妈妈想了想,问:“那个超帅的……”
“对!”见一说,“那个超帅的就是我男朋友!”

20.无聊的短信

展正希把大袋小袋的生鲜食材搁到厨房案台上,洗完手,掏出手机看到十几条未读信息,“你给我发了什么?”
“我突然想起我给你画的地图出错了,怕你迷路,想通知你一声来着。”
“哦,那也用不着十几条短信啊?”
“想你了。”
“……”展正希拉开冰箱门,把各类食材有条有理地放入,“你真以为你那幅抽象画能给我引路——放心吧,我没看懂。”
“诶?”
“我是问路才找到地方的。”展正希说,“这些够你吃一个星期了,也别放太久,不新鲜的食材对身体不好。”展正希系上围裙,把砧板从架子上取下,刷干净了,指挥见一去洗青菜。

23.发酒疯

晚餐来的大多是中学时期的朋友,酒足饭饱以后走了一批人,拥挤的客厅顿时空荡起来,只剩下贺天和莫关山两个客人。
展正希一下子没看住,见一就喝多了,他端着果盘出来时,见一正趴在茶几上,啤酒从嘴角流到桌面,压红了半张脸。
展正希啧了一声,把他拎沙发上。见一对着抱枕鬼哭狼嚎了半天,终于意识到这玩意不是活物,转过身要抱莫关山的腰。
莫关山嫌弃地说:“你别吐到我身上。”
“我没醉,不会吐的!”他咧开嘴大笑。
莫关山闻着这扑面而来的酒气,一把推开他的脑袋,“卧槽你快放开老子,抱你老公去!”
“不,我们去打球……嗝,我们四个去打球。”
“打你妹啊……”
“像以前那样。”
以前是什么时候呢?——他们离开白衣黑裤的中学时代已经太久了。高考之后,他们分别上了不同的大学,贺天还出国了。展正希考上了外地的大学,本硕读完,再加上工作,已经离家足足八九年。
天晚了,贺天和莫关山也要离开。见一只好重新搂回抱枕,一边对着抱枕胡说八道。
临走前,贺天拍了拍展正希的肩膀:“你还是想办法把工作调回来吧。”
“我一直都在找机会,不过……可能还是要再过一阵子。”
贺天说:“你总是让他等,时间久了肯定会不开心的。”
“是吧。”

3.杀人现场一样的客厅
24.老婆在装死

展正希把门关上,看了一眼如同经历过世界大战的客厅,决定明早再让家政过来收拾。
展正希夺过见一手中的啤酒罐,“不准喝!”把他扛起来,边走边说,“我说过什么你全都忘了?”
见一乖巧地歪在浴缸一侧装睡。
展正希戳了戳他的额头:“总是不听话。”
见一仍然不动弹,展正希只好给他脱衣服,摸到腰侧,他好像笑了一声,又赶紧闭上双眼不动弹。
展正希无奈:“别装了,我不骂你。”

27.喋喋不休
17.偷养宠物

“我看到你的手机背景了。”
展正希花了小半分钟才想起自己的手机背景图是什么,挑眉问:“所以呢?”
见一激动地按住展正希的双肩,在浴缸里荡出了大片水花——浴缸要容纳两个成年男人本身就已经很勉强。“你竟然背着我有了狗?”
他说那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捡到的小狗。当时它的腿被汽车轮子轧伤了,躺在路边奄奄一息,不得不把它带回家养伤。
“很好,你背着我跟一条狗同居。”见一掩面,“我是不是马上就要失宠了……”
“大傻子。”展正希说,“我才养了两天,没来得及跟你汇报,我的错好不好?”
“没两天它就成了你的手机背景?”
“你现在是在认真地吃一条狗的醋?”
“我就是。”见一指着自己,理所当然道,“因为我醉了。”

29.故意拿错领带

水冷了,他们从浴缸里出来,上床睡觉。
两人静静相拥着,仿佛想把这个告别的前夜无限拉长。过了一会,他觉得见一好像在抽气。
黑灯瞎火的,借着窗帘缝透进来的幽光,展正希一眼就看清了他泛红的眼框。
“怎么了?”他问。没有回答,于是他轻轻地吻他的眼角,“见一,给我一点时间。……这个夏天结束之前,我就搬回来跟你住。”
见一累极了,他哑声说,“那得换个大点的房子。”
“嗯,毕竟是两个人。”
“两个人加一条狗……”
展正希笑,他说:“见一,我爱你。”
第二天,展正希一听到闹铃响就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洗漱和收拾行李。
“机票?”
“嗯。”
“钱包?”
“拿上了。”
“钥匙?”
展正希走上前,张开胳膊紧紧地搂住他,“全部都带上了。”
见一指着他的领结说:“领带拿错了,你那条还晾在阳台上。”
“没关系,下次再换回来。”
—THE END—

评论(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