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炸贱】日常30题

1.三块方糖

我把方糖丢进热咖啡里,一块,两块,三块,它在小勺的搅拌下,逐渐融化。
你皱起眉头,说太甜了。是吗?我也尝了一口,我说刚刚好。

2.光阴的温和

下午三点,塔楼尖端的阴影正好对准童年时我们最爱的那家冰淇淋店——它位处一条宽阔的林荫街道。我打下面路过时,曾经有一条毛毛虫掉到我的肩膀上,大约在十年前。
我合上手中的书本,说要给你念几句诗,于是厨房里切菜的声音停歇下来。
“有人喊我的名字,像夏天
冰块沿著杯缘撞击
你的眼睛重新闪烁,如年少时
书上画线的警句”(夏宇)

3.你以为你是超人吗

失手把你的手机甩出去了,从天桥上,丢进了大河里。
我脱下外套,攀住栏杆爬上围墙,纵身跳入河中。
“你以为你是超人吗?这真是疯了。”你揪着我湿漉漉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

4.橱窗里

橱窗里摆着一辆新上市的遥控汽车,我抓着妈妈的衣角,仰起头说我要。她说我大概有三四辆类似的遥控汽车了。可我还是想要它。
干净明亮的橱窗,大概能给普通的商品施上魔法,让它沾染上被人带回家去的欲念。橱窗,橱窗里的美永远摆在云端,付过钱以后,拿到手里,它就掉到了凡间。
我爱你很多年了,在你发现之前,在我自己发现之前。后来你说:“要不我们俩试试看?”我干脆地拒绝了你。
你可能会觉得有些可笑,我不怕你不爱我,我怕我自己无人可爱。

5.灵魂互换的一天

那时我们分居两地,发现异况后我们全天保持联系。幸好我们足够熟悉对方,伪造彼此时简直以假乱真,一点岔子也没出。
我顶着你的皮囊,把自己当成你来思考。我每分每秒都在设想你此刻的举动,而不是我自己的,如同人格分裂一般。
我用你的口气拒绝了同事的晚餐邀请,跟房东太太打招呼,给你妈汇钱——那天恰好是某个月的第一天。我知道你的银行卡密码,你的所有银行卡都是同一个密码。我甚至按照你的习惯把睡衣扣子扣到了倒数第二颗,关上所有灯以后才睡觉。
我当然没有轻易睡着。我一整天都在忙着假扮成你,精神一刻也不能放松。现在我终于可以平躺下来,随心所欲地想你,想着存在于我的身体之内的你正在想什么。

6.机会错失

我们打赌,只要你能十连胜,我就给你洗三个月的内裤。
在第十局的时候,我不小心把脚丫伸进了你的衣领里,更不走运的是,我还用另一只脚把你的游戏机踢掉了。

7.套看戒指的中性笔

今天不知道谁忘记把书房门锁上了,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们的猫偷偷溜进了书房里。
它在里面胡作非为,大闹一通,把书桌上摆着的东西全部扫到了地板上。包括那盆濒临枯萎的小盆栽——它摔得泥土和瓦片四溅。
我把笔筒捡起来,扶正了,里面有圆规,铅笔,购物卡和硬币,还有一只套着戒指的中性笔。
“你今天忘记带戒指出门了。”吃晚饭的时候,我说。
你说难怪你今天出门时总觉得忘了什么似的,但是进出家门三次也没想起来。

8.许愿池前

你说傻子才会往许愿池里抛硬币呢,你说许愿池里的乌龟迟早重金属中毒,被这些无聊的游客毒死。
我往池里丢了一个,大声说:“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周围几个人都转过头来看我们。
你面无表情地也丢进去一个,对我说你也是。
许愿池里的乌龟也许不是被重金属毒死的,它是被爱情撑死的,许多许多的爱情。

9.停电了

以前我们住的小区电路不好,三两个月就能停一回电。冬天停电以后会很冷,街上黑咕隆咚的,我妈只让我待在家里,不准我出门。
夏天就好多了,我们抓着手从窄窄的楼梯里走下去,手电筒在楼道里乱晃,一边压低嗓子扮鬼叫,大笑着跑到楼下时抓在一起的手早已渗出了好几层汗,温热黏腻。
我们骑车沿着河边兜风,一盏盏路灯相继把我们的影子投在水泥石板上。我们比谁能更快地骑车绕河跑圈,三局两胜。
还没有跑完,来电的时候,我们扶着车子站在河边,晚风掠过我们汗湿的背,我看到我们家那个方向的几栋楼房的窗口依次亮起灯光。

10.你为什么会对我家这么熟悉

你问我:“你为什么会对我家这么熟悉?”
我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上辈子来过吧。

11.料理培训班

前年我生了一场病,工作也辞了,在家里休息了几个月。本来药物的副作用就让我食欲不振,家里附近那几家外卖还难吃得要命,于是你决定给我做我的每一顿饭。
其实你煮得也没有特别难吃,但是你每天都问我,是不是比外卖还差劲?不至于,说真的,比外卖好太多了,那些店家的油盐不花钱似的,每顿都能把我腻死。
后来你去竟然瞒着我去报了个料理培训班,还骗我你加班去了,我说你加班回来怎么一身油烟味,每天都这样,你加班是加到谁的家里去了?
你这混蛋(这可能是我第一次骂你?)一直笑,一直笑,笑到眼泪都要出来了才告诉我真相。

12.褪色的衬衫

浅色和深色的衣服要分开洗,不然可能在某一天早晨,打开洗衣机的时候,发现它们纠缠成团,被染成了大花布。
你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跑到房间里问我,这算深色还是浅色?
我说它很久以前是深色,后来洗着洗着就变成浅色了。

13.鬼屋求婚

好了,接下来我要说真心话了。鬼屋求婚一点都不浪漫,一点都不。这竟然还是你妹妹想出来的?她太令我失望了。我以为小女孩都喜欢玫瑰鲜花拥簇,海滩篝火烟花之类的。
不过你连戒指都买了,我还那么喜欢你,浪不浪漫就不计较了。我在晚上睡觉前才想起,我们在鬼屋里互相戴戒指的时候,放在我腰上的手不是你的——你显然不可能有第三只手,那它只能是鬼屋里那个面目狰狞的机器骷髅的。现在才开始尖叫已经太晚了。

14.逆风飞行

我最喜欢的一个童话故事是飞箱,故事里的男主角有一口神奇的箱子,只消在锁上按那么一下,箱子就能起飞,飞出烟囱,飞向高高的云端。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和我一样,在某一个年龄段里频繁地做飞行的梦,梦见自己飞离床和屋子,远离大地和山海,在空中俯瞰一切,向云和太阳靠近。
你年纪小的时候玩过这样的游戏吗?——独自在家度过一个无聊的漫长下午,你想无所想,玩够了每一件玩具,于是开始给自己收拾一个小包裹,一个离家出走的包裹。
我带上了我的牙刷,我最喜欢的睡衣,我的所有零钱和我的小石头护身符。我把它们一件件放进我的“飞箱”里,幻想启程的时刻,穿过卧室的窗户,逆风飞行。后来认识你以后,别的东西都不必要了,我只想在我的飞箱里装下一个你。

15.把灯关了

最早的时候,床边没有电灯开关。
时常我们躺上床,在各自的半边上昏昏欲睡,而后就开始争论到底谁去关灯。你会说昨天是你关的,今天轮到我了。我说你的距离近,三步就能走到门口了,为什么要害我绕远路。我们一致同意——第一千次,应该在床头装一个新的电灯开关。然后我们又开始讨论应该把开关装在谁那头。
奇怪的是,我们几乎从没有因为这些闲话而变得头脑清醒,失去睡意,往往都是睡眠悄悄降临,不知停在了哪个人的哪句话中。
明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早起的人终于可以把灯关掉了。

16.猫眼

有人敲门,我把板凳从阳台搬到门边,从猫眼里看门外的人脸。
是你,是你放大又扭曲的脸,一脸别扭地站在门外,因为等了太久而有点郁闷。
两年后我开门的速度就快很多了,我变高了,只用踮脚就能透过猫眼看你。后来我就再也没从猫眼里看过你,因为你有了我家的钥匙。

17.糟糕的节日

我们不会结婚,我们不会有结婚纪念日,所以我把我们在一起那天的日子记得很清。
一周年纪念日那天,你做实验到很晚,坐拥挤的四号线过来见我,满脸沮丧地告诉我你的实验数据出不来了。
天气很坏,那场大暴雨是昨晚的天气预报没有预料到的。我们和一大群人一起,缩在公交站牌下躲雨,裤腿湿了大半截,预约的餐厅已经过号,电影也即将开演。
十年以后想起来,我唯一记得的就是那天我们在人群中肆无忌惮地接吻。雨声好大啊,刷刷地从四面八方逼来,水花飞溅明亮,空气里都是雨的味道,带着点湿泥的腥气。我们不停地接吻,谁也不管,什么也不管。

18.触不到的恋人

有一天你突然告诉我你很想我,可我明明就躺在你身边啊。你抬眼就能看见我,伸手就能触摸我,为什么要想我?

19.高贵的情书

我给你写过很多情书,放进信封里,封好了,但没有一封送出过给你本人。现在它们被我藏在书橱倒数第二格的铁盒里,混在一堆无关紧要的风景明信片中。
我给你写过最长的情书当然是我的日记,足足有好几本,可惜的是好几本都被搬家公司弄丢了。

20.空冰箱

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把冰箱清空,对它进行一次大清理。一开始是每隔一周,后来是一个月、两个月,半年。
我们事先永远也不知道我们会从冰箱的复杂内层里掏出什么,不过每次把那些累积已久的旧物塞进垃圾桶,把新买的雪糕,水果,酒和食材摆进去以后,我就觉得我只有一辈子跟你在一起实在是太短了。

21.失物冒领

我在想,是不是每一对情侣都在超市玩过这种游戏,就像——“展正希小朋友,你的家长正在超市大门口等你,请你迅速……”

22.圈

我喜欢用圆珠笔在日历上的每一个重要或不重要的日子上画圈,写备注。我要写的废话非常之多,所以我喜欢大号的日历本,用过以后,我从来不把撕下来的日历丢掉,而是把它们一张张收起来,藏在杂物间里。
我也在每一道我不会做的题目上画圈,很多年前。你给我讲,我懂了以后就用橡皮把圈擦掉。我的练习册越来越旧,里面的圈圈越来越少,后来,我跟你上了同一所大学。

23.垂钓

我不喜欢钓鱼。我相信只有老头子才有这种爱好,我发誓,我所有的朋友中只有你会专门跑到山沟沟里晒着太阳干这种一无所获的傻事。
你说:“你所有的朋友不是我吗?”
后来我们从你三伯家里舀了肥皂水,洒到湿润的泥地上,很多蚯蚓从土缝里钻出来。它们黑不溜秋的,湿滑软腻,一伸一缩向前爬进,模样十分恶心。
你郑重其事地把它捏死了,穿到吊钩上。你大约有五十次阻止我跟你说话,你觉得我一张口就能把你的鱼吓跑。
太阳下山的时候,我们不出意外地空手而归,我坐在你的自行车后车座上,小心翼翼地,跟你隔开十公分的距离。三天以内我都不想跟碰过死蚯蚓的人接触。

24.老电影

我坐火车去你在的城市找你。我们挨着肩膀躺好,一起看一部已经看过很多次的年代久远的动画默片。看到后半段,我们开始脱衣服,在你那张放下了靠背的沙发床上做爱,一次又一次,好像永远不会疲倦。

25.危机

你妈把门推开,看到我们俩光溜溜地搂在床上时,我没有想象中的慌张,也没有被吓得魂飞魄散、从此不举。
早来晚来都有这么一出,所以我们穿着拖鞋和短裤,蹲在河边的灌木丛里逗野猫时,心情都谈不上沉重。
我们的自行车轮子曾多少次绕过这一条河道啊。我们既不担心一周后的高考,也不担心我们半疯的母亲,更不关心未来,不关心这个世界的一切——起码在今夜如此。你说该回去了,总不能在外面过夜吧。
我问你想回哪里,我说我们哪里都回不去。我妈肯定也知道了。你妈会通知我妈的,你信吗?
你说那我们就只好流浪街头了。

26.好久不见

“多年不见,
我总在收拾好一切而独自发呆时想起你。
你的面容恐怕早已令我惊讶不少。
有时你偶尔浮现在梦中,
也略显孤单,总是一人,
和你一贯的洒脱爽朗毫不一致,
更不应是你现实中的摄像。
梦成这般,只能怪我。”(尚斌)

离别三年以后,我第一次见到你,互相道出“好久不见”。我们都惊讶于这句话从彼此的口中吐出是多么地生硬。后来我们都听出来,这分明就是“我很想你”的暗语。

27.穷极一生

我端着酒杯,穿过厨房后门,沿着锈迹斑斑、爬满藤蔓的铁梯往下走。一条通往后花园的密道。与高大的屋宅不相称的荒芜后院里,麻绳吊着两个寒酸的秋千板,在凛冽的秋风里打晃。
残枝败叶在我们的脚下嘎吱作响,你说就是在这里,你度过了你的整个幼年,你站在秋千架上,一下下越荡越高,最后把两颗门牙都摔飞出去。
我一屁股在秋千上坐下,这简陋的木板往后一翻,脚尖离地,我就要往后仰倒了。我没有一头栽进草丛里,而是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还说你没醉!”你接住了我,胳膊从身后伸过来抱住我,一直不放开。风灌进草丛里,沙沙作响,月亮挂在墨色的黑天上,稀薄的月光照不进这片被遗忘的小花园里。
其实你也有点醉了,你开始胡言乱语不知所云,直到最后,你说你真爱我,你真喜欢我,你一辈子都像现在这样爱我。

28.胆小鬼

你说我又疯又大胆,但总是害怕一些莫须有的、莫名其妙的东西,进鬼屋怕,看鬼片也怕。
“明明是你先喜欢我,为什么要我追你?”你问。
我说我就是喜欢这样,就是喜欢。

29.猫鼠游戏

我们都不喜欢猫鼠游戏,我们之间没有寻情逐爱,没有围猎和捕获,防御、进攻和心惊胆战的互相猜忌,我们拥有彼此,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水到渠成。

30.真心话大冒险

今天晚上已经是第六次输给你了。你问我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我说还是大冒险吧。
“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大冒险?”
“真心话没意思。”我说。
认识你二十多年来,我对你说的每一句都是真心话。

THE END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