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炸贱】生日

三十四岁生日前夜,见一她妈给儿子亲手做了个蛋糕,怕明天来了没人应门,隔夜送到他家里。

见一把蛋糕抱到桌上,揭开盒子,大拇指刮了一块奶油送进嘴里,说真不错,好吃。他妈妈虽然结过婚生了孩子,大半辈子都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非得有个把人伺候着才能活下去的那种,突然有兴致下一回厨房,就是煮出块石头来见一也少不了要夸她。

他妈老了,不再漂亮了,为人也比年轻时亲切和蔼得多,骂儿子是大馋猫,明天的蛋糕偏偏今晚就要尝。

见一嘴唇上还沾着点奶油,说:“我不是零点一过就出生的吗,也快到那个点了……”

“我猜是明天有人给你订了,趁着今晚先解决一个。”

见一从厨房里拿出三个碟子,笑着瞥了展正希一眼,说他哪知道有没有人给他订,反正先吃了再说。

数字蜡烛插上了,关灯,点蜡烛,几个人愣是没好意思唱生日歌,简单说了几句祝词就切开蛋糕吃起来。临走前见一妈妈说明天就不来打扰你们了,记得好好玩。

只有两天假,远的地方去不了,不远的都玩腻了,也懒得招呼朋友,因此两人就打算在家里腻歪着。

谁知大早上展正希就接到他妈的电话,说家里来了客人,要他回去招呼。展正希非常纳闷,正想多问几句那头又挂了。

到了家才知道,所谓的客人是他爸单位里的一个同事,和此人的侄女。该女士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就是念完博士出来年纪有些大了,周围的亲戚朋友誓必要让她在三十岁之前嫁出去。

展正希他妈乐呵呵的,说年纪稍微大点没事,毕竟自家儿子也三十好几了,再说了就他那性子,没准就爱端庄稳重那一挂的……要是谈妥了,秋天就能结婚,两人都加把劲,满打满算明年年底就能抱上孙子。

等那做媒的同事出了门,展妈妈脸上的笑容才收敛起来,叹了一口气说,“我怀疑他在外面是有人的。”

展爸爸问怎么说。

“你看啊,上一次知道他谈女朋友还是大学的时候。打那以后这么多年来,一开始是不想谈,事业为重,这两年还什么缘分没到,遇不到合心意的……越扯越远了,你听他一直都说没,多半就是一直都有,但是拿不出来见人。”

展爸爸推了一下眼镜,把报纸放到腿上,皱眉道你既然已经把事情摸清了,那还瞎介绍。

展妈妈说这不明摆着的吗,连家都带不回来的,能指望是什么好姑娘……老张他侄女老是老了点,毕竟是正经人,听说以前为了读书恋爱都没谈过呢。

那顿相亲饭是在饭店里吃的,女方还带了几个表姐妹同来,这直接导致展正希一顿饭吃下来也没认出女主人公。这种事先不打一声招呼的相亲他今年已经碰到三回了,已经不像首次那样手足无措,但比哪一回都要焦急,边吃边盯着手表看,简直就是食不知味、坐如针毡。

饭吃完,他也不耐烦知道是哪位要与他相亲,态度并不热诚地招呼了一遍席上的生人,说有急事要先走一步。

回去以后,见一正躺在沙发上打游戏,展正希进厨房,打开饭煲揭开锅盖一看:“每一样都剩下点不吃完,你就是想留着盘子让我晚上洗吧?”

“你怎么把我想得那么坏……”见一丢开游戏手柄,跑进厨房去抱他,笑嘻嘻地问他家里来了什么贵客。

“哪有什么贵客,就我爸的一个同事。”展正希把剩菜倒了,开始刷盘子,指着饭厅说,“送你的。”

餐桌上,放着一束牛皮纸包好的香槟玫瑰,花叶上都还沾着露水。见一抱着他猛亲了几口,把花插到玻璃瓶里,一边问:“你今天怎么突然开窍了,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你每天都这样烦不烦人?今天我妈给我……”

“阿姨怎么了?”

展正希刚要开口,突然想到过生日还是不要说这种扫兴的话了,于是话锋一转说没事。

好歹也是同床共枕十年,这点眼力见一还是有的,立马问:“是不是阿姨给你介绍漂亮女朋友了?”

展正希说是,又说:“不漂亮的。”虽说他没认清人,但据他粗略一扫,席上就没有哪位是长得漂漂亮亮的。

“那就是很特别的?”见一说,“快给我讲一下是怎样的人。”

展正希被他问烦了:“哪有什么好说的,一大群人吃饭,话都讲不上一句,再说你那么关心人家干嘛?”

“我就想知道一下你妈喜欢哪种类型……”

“我妈喜欢哪种类型都跟你不搭边。”展正希把洗好的碗筷放进消毒柜,擦干净手,拉着他往客厅里来,一边说,“首先吧,我妈想要个女的,年纪不能比我大,工资不能比我高,擅长做家务,会体贴人,性格不要太疯疯癫癫的,长相中上就行了,不能太好看。你看你是不是一条都占不上?”

见一捧着那个花瓶不愿意撒手:“哇你妈的要求可真多,好像全世界都想嫁给她儿子。”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分明就是展正希现编出来讽刺他的,把花瓶放到茶桌上,朝他耳朵里吼:“现在知道嫌弃我了?嫌弃吧,后悔也晚了,再嫌弃你也甩不掉我,不信你试试?”

“我为什么要试?”

“就知道你不爱我了,以前还对我温柔一点,现在越来越冷淡,跟你说什么你都不听,再过几年你根本就不理我。”

展正希好笑似的问:“我怎么对你冷淡了你说说。”

见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灌下,把杯子拍在桌面上,捋起袖子:“这个连说三天三夜把口水说干都说不完,首先,首先……首先从小时候讲起,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对了,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展正希捂住耳朵,推了他一把:“别在我耳边大声说话,耳朵疼……”

见一踢了他一脚:“你看,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平时就知道打游戏打游戏,一下班打游戏,一放假打游戏,晚上上床睡觉了你还打游戏。”

“我打游戏放松一下……”

“那你也太能放松了。”展正希半躺在沙发上,见一抱住他的腰,下巴搁在他的肚皮上,掀起眼皮看他,接着说,“还有做完倒头就睡……你这态度只配和五指姑娘做爱。”

展正希挪了一下上身,往自己背后垫了个抱枕,说也就这段时间赶上升职,公司里事多,加班回来太累了。

“那好,你还不准我养猫。”见一用手指戳着他的胸膛。

“猫到底有什么好养的……不,我是说,我对猫过敏。”

“是吗?”见一抿起嘴唇,用怀疑的眼神打量他。

“是。”展正希揉了揉他的头发,很确定地说,“遗传的。”

“每天都煮超难吃的面条。”

“不是你说想吃吗?”

“那都去年的事了,我早就吃腻了。”见一说,“让你别煮了你还煮。

“哦……那你明天想吃什么?”

见一用胳膊肘撑起身,一手提着他的衣领问:“你那个秘书为什么知道你住哪?”

“她知道我家的地址,来取一份文件不是很正常吗?”

“一点都不正常,晚上十点了,晚上十点还不让人下班?”

“公司里有个紧急会议……我懂了,她错在错在长得太漂亮了。”

“对。”

“改天我就把她换了。”展正希扣住他的后脑勺,凑上去吻了他几口,说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全都一次性说出来。

见一两眼放光:“我说出来你就改?”

“我会看情况考虑一下。”

见一放开他的衣领,一把推开他,皱起脸道:“不说了,越说我越伤心,说多了就觉得自己特惨,我还是自己哭一会算了。”

三十五岁生日那天,两人请了假跑到外面大玩特玩了一周。回到家那天,还没来得及放下行李,展妈妈就打电话过来让儿子回家吃顿饭吧。

引擎熄灭,车子稳当当地停下。坐在副驾驶坐的男人从出门开始,到现在嘴巴一刻也没停下来过。

一路上展正希都不怎么找得上插话的空当,他下了车,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躬身说:“再磨蹭你也逃不掉。”

见一双手扒着车门不放,含泪道:“你上去跟阿姨说我今天有事来不了,我现在就回家。”

展正希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反正他们都知到了,早来晚来都有这一出。

“谁嘴巴那么大,乱说我们的事?”

“我。”

见一瞪了他一眼,抓耳挠腮起来,“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样贸然上门很不妥,怎么说呢……你妈不是不喜欢我这种类型吗?”

“你是跟我在一起还是跟我妈在一起?”

“那当然是——”见一话音一顿,捂着脸说,“可是阿姨小时候对我那么好,万万没想到我长大以后竟然会勾引她儿子,妈的太罪恶了!”

“你废什么话?”展正希说,“还是你比较喜欢我们在家里待着,哪天我爸妈突袭把我们捉奸在床?”

见一被他拖着往前走,一边鬼哭狼嚎:“都不要,我都不想。你放开我,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展正希突然刹住脚步,转过身来,见一立马闭嘴了,只听他无奈至极地说:“听话一点,你一把年纪的人了,整天撒什么娇?”

见一愣愣地跟着走了很远,恍然间顿悟了什么似的,追上去说:“以前你都是揍我,现在凡是我们意见对不上,你就说什么别撒娇。谁撒娇了?你是在无视我吗?”

到了门口,展正希掏出钥匙,插进匙孔里,一手扣住他腰,含住他的下唇,不等他反应过来,舌头快速在他嘴唇上舔了一下,另一只手按住把手把门拉开了。他放开他,拉着门示意他先进去,眼神里俨然是在说:“别愣着,快点。”

见一咬咬牙:“见就见。不过我今晚非得问一下你妈猫过敏的事,要是被我发现你骗人,下半辈子你就跟游戏机过吧。”

THE END

评论(1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