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sAndAle

【炸贱】QQ爱

“学长您好,我是X大三年级的学生,想在明年考研到学长读的专业里去,不知道跨考的难度怎样,可以加微信聊一下吗?”

“我的微信账号是zhanzhengxi123,平时不会太打扰您的。”

展正希实在没有勾搭陌生人的经验,措辞了很久才憋出这两句,发出去后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展正希高考没考好,考最后一门英语时偏头痛发作,止痛片也止不住,整场考试中就感觉有人拿着高速运转的电钻往他脑门上杵,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整齐排列在眼前的英文字母都成了无意义的符号,于是自然没考太好,以几分之失错过了理想的大学和专业。

到了大三的学期初,身边的朋友们要么俨然位列保研名单,要么开始找实习和准备出国,展正希才后知后觉:毕业通知书一到手,悠游自在的学生时代便彻底结束,此后何去何便成了大问题。

于是那点少年时期被称之为所谓的“梦想”的东西开始在暗中作祟,鼓动他去走跨专业考研这条险路。他在知乎的相关问题下发现了一个叫“帅到没眉毛”答主,考研履历跟他十分相似,便主动去找他聊。

虽然从他回帖的语气中能看出这人挺好说话的,展正希还是秉着“礼多人不怪”的念头,在对方主动加了他的微信时,一板一眼地用敬语跟他交谈。

“哈哈哈哈哈你不要那么严肃啊”

“你这样我很不习惯”

“我平时很好说话的”

对方连续发来三条。

“哦”

“知道了”

他的微信名是“见一”,开始展正希觉得大概是个网名,一问才知道这就是人家身份证上的名字。

他说:“这样简单嘛,几笔就写完了,不费事。”

他们第一次聊了很长时间,大多是关于考研的问题,有个直系的学长提点一下,一些他在网上怎么搜索也搞不懂的问题一下子便迎刃而解了。后来他发现他和见一竟然是同乡,两人谈得投机,都说好哪天回家了约出来见一面。

有时候因为某些目的加了陌生人的微信,头一回各自怀着目的前来,能聊得好好的,以后再聊就比较难找到话题的切入点。

后来展正希倒也主动找过他几次,但能聊的内容终究还是渐渐地少了。

见一每天至少都要发一两条朋友圈,美食与风景啊,部门和什么协会的活动啊,又见了哪个老朋友,去什么地方玩了,或者用稀奇古怪的表情包抱怨一些生活小事。

每次展正希刷到他发的内容,都忍不住勾起嘴角笑笑,然后顺手给他点个赞。见一或许会以为他是那种博爱的、逢人就给一个赞的“点赞侠”,其实不然,展正希从来就不爱掺和那种你来我往的点赞游戏。

十一黄金周前日,展正希回到家里,到站下车后,正卯足了劲儿往出口挤,突然想起件什么事,掏出手机一看,果然,见一两分钟前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拥挤不堪的车站。

他说:终于到家了!

也就是说,他有可能也才刚刚下车,甚至刚刚跟他坐在同一辆车上!展正希伸长了脖子,往人海中四顾,很久以后才失落地想:怎么可能呢,哪有这么巧。

他偶尔看过几次见一的照片,大概都是他发上来的一些合照。说来也奇怪,展正希一眼就认出了他,像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力量在指引似的。

倒也可以不说得那么玄,毕竟见一身高腿长,脸也长得比别人格外好看,确实是那种放在人群里会发光的类型。展正希一眼被他吸引住,再想到他在知乎上的ID“帅到没眉毛”,便一下子确认了。

展正希下定了决心要考过去,于是连小长假也没出门玩,就端坐在家里一心读书,简直说得上是“废寝忘食”。

那晚要不是见一打电话过来,展正希都不知道已经过了凌晨。

他们从来就没有用电话联系过……展正希来不及多想,立马按下了接听键。对方轻轻地喂了一声,展正希想,原来他的声音是这样的。

“展正希,你最近有没有好好学习啊?”传到耳边的嗓音里带着浓厚的笑意,问着跟他那头的人语嘈杂和鼓点乐声毫不相干的问题。

展正希相当莫名其妙:“啊?……有啊,现在就在看书。”

“嗯,那你继续加油……不过,现在那么晚了,你还是早点睡吧……”

电话那头的话声被人打断,另一个人高声喊道:“你废什么话呢?赶紧的!”

见一于是冲他吼:“闭嘴!我会说的!”

展正希默默等了许久,见一这才压低嗓子,对他说:“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太惊讶哦。”

展正希嗯了一声。

“我喜欢你很久了。”

电话挂了好一会以后,展正希才感到他握着手机的手指因为太用力,都发酸了。他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刚刚那个人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醉意。

跟朋友在外面玩,喝醉了,玩游戏,大概就是这三样。

大抵外形条件好的人都能占这种便宜,随随便便看人一眼,便给人满眼星辰与大海的错觉。见一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洇了点酒气以后,变得有点沙哑,软软的,仿佛带着满腔的深情。

第二天下午,见一打电话过来说要给他道个歉,请他上他家吃饭时,展正希顺着嘴就说“不用不用”,拒绝得一干二净,见一当然也就没有坚持。

对展正希来说,拒绝麻烦别人只是下意识的行为,反应过来后却为时已晚。

倒是见一,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以后便不再用微信跟他交流,有什么事都直接一通电话过来,他说他本身就觉得说话比打字好,更能答意,但身边的朋友好像都不习惯这样。

“你不会嫌我烦吧?”

展正希摇头,“没有。”

除了时不时问他的学习进展以外,他们聊天的内容越来越广,从各自的兴趣爱好发展到私人生活,逐渐无所不包。

“你说你这么闷,会有女孩子喜欢吗?”见一话锋一转:“不对,这种事主要还是得看脸,你要是帅呢,不管什么性格都有人看得上,哈哈哈哈你说对不对?”

展正希问:“你也是看帅不帅……你也是看脸的?”

“那必须的,长得不好看,天天对着得多难受啊。”见一说,“快,我们来视频,我要看看你长什么样。我们认识那么久我还没看过你呢。”

展正希说不行,别看了。

见一在那边大笑,“没事,不是帅哥我也不嫌弃。谈恋爱才看脸,谈朋友不看脸的。你看我又不是要跟你谈恋爱,就看一眼能怎样啊?”

展正希还是拒绝。

“快点嘛。展希希同学,你怎么就不听学长的话了?你不让我看看你的样子,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考上我们学校的慧根和灵气?”

“滚。”

“那行,你给我讲讲你的感情经历呗。”

“谈过两次。”这回展正希倒是一点也不别扭,慢条斯理地说起来,“第一个是高中的时候谈的,后来……不知道怎么说,没什么感觉,越来越淡,她就跟别人在一起了。”

“哦,简而言之就是被绿了。”

展正希吼道:“不是!你有没有好好听,就是感情淡了就分了!”

“好好好,你没有被绿,第二次呢?”

“第二次是大学同学,我跟她表白的,不过后来我又跟她分手了。”

“移情别恋了?”见一说,“哇你这种就叫渣男。”

“没有……”展正希说,“我仔细想了想,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她,那就不要耽误人家了。”

见一问:“也不是很喜欢是什么意思啊?”

“你怎么那么烦……”展正希思索了一会才说,“应该就是……不讨厌,但没事也不想念。”

见一沉默了一会,问:“那你现在碰到喜欢的了吗?”

“你问题太多了。”展正希说,“现在不是轮到你说你的感情经历了吗?”

“不行,我不告诉你。”

“不会是太烦人,从小到大都没人要吧?”展正希忍不住损了他一句。

“当然不是!我帅得别人一愣一愣的,怎么会没人要呢?”见一大言不惭,一边说,“学习去,不跟你闲聊了。”

寒假的时候,展正希以为这次他们肯定要见面了,谁知见一在外地找了个实习,根本就不回家过年。

他在电话那头哭天喊地,对展正希说北方的冬天太冷,不让人活。展正希又心疼又好笑,说那你别干了,干脆回家吧。见一又说这种事哪能说不干就不干啊。

“不过好可惜啊,原本以为过年就可以去找你玩了。”见一说,“我好想见你。”

展正希的心脏没由来地漏了一拍,说想见我干嘛。

“喜欢你就想见你啊!”见一说得理所当然,他又说,“看到你学习那么辛苦,我好想说我在这里等你来,可惜等不了了,你一来我就毕业了。”

“你对每个人都那么贴心吗?”

见一愣了愣,问什么?

“没什么……”

“那是因为我特别喜欢你嘛。”

“我是男的,你别整天把喜不喜欢挂在嘴边。”展正希的语气有些生硬。

见一问:“男的就不让喜欢了?”

展正希突然有千言万语想要说出口,但涌到喉咙里来就感觉堵得慌,都不知要先说哪句才合适,于是他磕磕巴巴道:“当然……当然不是。”

这以后的一整个星期见一都没有打电话过来。

光是用文字和话语联系起来的感情多么脆弱!展正希怎么想都觉得太不甘心。就是死他也喜欢死得明白,更何况他总觉得自己面前有些隐约的希望,比如说见一不肯透露他的感情经历——说不定性取向问题正是他的难言之隐。

展正希买了最近的航班,直到登机之前才给他发信息,让他三个小时后来接自己。

午夜凌晨时分,飞机终于着陆。展正希除了钱包手机以外什么都没带,潇洒地挤在提携着厚重行李的游客之间。他远远就看到了那个金发青年。

他穿着一件长及小腿的厚羽绒,围巾几乎裹住了小半张脸,对上他的眼神先是有点茫然,很快,脸上逐渐露出一个融冰化雪般的微笑。

光是这样,展正希就觉得他这一趟来得很值。

“我宿舍那里挺窄的,应该睡不下两个人,我给你订了酒店。”见一前前后后把他打量了一遍,很惊诧地问,“你没带行李?”

“没有。”

“是真的一点都没带啊……”

展正希嗯了一声,口气相当冷静:“所以还是要去你那边住。”

“那……也行吧。挤挤应该还是能睡下的。”见一说,“挤一点还比较暖和,不然你肯定冻得受不了。不对,你怎么说来就来了,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展正希停下脚步,认真地问:“你要准备什么?”

“这个……”

“我长得好看吗?”

“啊?”见一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总觉得展正希有点怪,平常不应该是这样才对……“好看啊,很好看。”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喜欢好看的,那我这种算吗?”

见一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舌头都不听使唤了,说话也结巴起来:“你,你这种,超标了。”

展正希握住他的手,拉着他往前走,说那就好。
THE END

评论(9)

热度(77)